网球

陕西公司用假公章中标圈走投资千万防洪堤工

2019-07-13 00:05: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陕西公司用假公章中标圈走投资千万防洪堤工程

本报 孙海华 实习生 张伟

乔大普的虎年春节依然不好过。这位45岁的四川籍农民工,带着自己刚刚写成的3万余字的纪实小说《我的讨薪奋斗史》四处奔波,目的只有一个:引起更多的社会关注,为自己6年多的讨薪生涯划上句号。

把乔大普拖上漫漫讨薪路的,是一项投资千万元的县级重点工程建设项目陕西省安康市旬阳县大河南小区防洪堤工程。这一规划宏伟的重点工程,开工不到一年即告停工,有关部门介入审计时爆出惊人内幕:工程在对外招标时,竟被人以一枚假冒公章成功中标。之后,这项涉及巨额资金的重点工程,又被私自转包,而作为工程业主的县国土资源局,竟表示对这些情况毫不知情。

一枚假公章,何以能中标上千万元的重点工程?整个招标过程又是如何运作、监管的?层层转包的背后,千万元巨额利益由谁收入囊中?这项政府重点工程为何成为当地有名的烂尾河堤?这些问题也成了导致乔大普和他的农民工工友们讨债无门、生活无着的谜团。

一枚假冒公章,圈走了千万元重点工程

1999年,旬阳县政府决定对汉江南岸进行开发。作为该县提出的一体两翼城市建设总体思路中东翼的重要组成部分,大河南小区开发计划由此确立。该小区功能定位为高档商住小区,受县政府委任,县国土资源局成为项目业主。

2001年3月,这一重点项目中的土方开挖工程公开招标,陕西秦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浙公司)成功中标,合同标的为1600余万元。该工程的具体施工内容是将汉江边的一座小山挖平,填进河道,造出一块约200亩的土地。

工程开建一段时间,施工方发现被挖的山包并没有多大变化,这才意识到原来对山包体积的预算小了,挖出的大量土石根本没地方填。经协商,县国土资源局决定实施一项配套工程大河南小区防洪堤工程,就是在河岸边先建防洪堤,再在防洪堤和河岸间填充山包上扒下来的土。

2002年4月,旬阳县举行了防洪堤工程招投标。中铁十七局第四工程处从3家投标单位中胜出,竞得该项目。当时,中铁十七局的招标委托人为秦浙公司法人,竞标成功后,该工程即交由秦浙公司承建。然而,开建不到一年,该工程便于2003年6月停工。

据旬阳县政府发布的公告,其停工原因是秦浙公司未能履行合同中的垫资约定和涉及大河南小区内文物保护等。此后,这片汉江畔的大工地一搁就是6年多,成了当地有名的烂尾工程。

2008年3月,曾为该工程供应石料的旬阳个体工商户鲁延景,因数次讨要42万元的材料款无果,将具体实施工程的工队负责人乔大普和县国土资源局告上法院。这时,一系列涉及假冒投标、违规转包的问题才渐次浮出水面。

此前,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乔大普说,原以为是秦浙公司从中铁十七局第四工程处拿到防洪堤项目后,又将其转包给自已。但鲁延景却在法庭上陈述:他在追讨材料款过程中从中铁十七局第四工程处得知,该公司当年根本没有参与投标,大河南工程投标涉嫌造假。

乔大普告诉中国青年报,当年和防洪堤工程一同转包给自己的,还有秦浙公司之前中标的大河南小区开发土方工程。乔大普带领200多名农民工,成为工程的具体施工人。

工程前期都是我自己垫资建设。乔大普说,原定每季度结一次工程款,干活需要垫支3个月,但在后来的施工中,秦浙公司以业主方县国土资源局没有付款为由,未向乔大普支付过任何费用。停工后,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和材料费达200多万元,其中农民工工资就有90多万元。此外,还有停工后水毁造成的库存材料损失也有300多万元。

由于认定是政府部门拖欠工程款,才导致秦浙公司对自己的拖欠,使他无钱向手下的农民工发放足额工资,乔大普多次带领农民工到县国土资源局讨薪。同时,为解决由此工程引发的欠薪问题,旬阳县政府决定由县审计局牵头、财政局参与,对防洪堤工程进行决算和审计,并将其列入该年度常规审计项目。

2008年10月,该县审计人员前往驻地设在重庆的中铁十七局四公司(原中铁十七局第四工程处),请求该公司配合审计其在旬阳承揽的大河南小区防洪堤工程。没想到,在审计人员出具相关资料后,对方答复:根本就没有参与过这个工程的投标活动,印章是假的!

中铁十七局四公司为此专门组成调查组,通过比对,发现工程合同上所用的十七局四处及其原法定代表人韩某的印鉴都是假的。调查组得出结论:我单位与秦浙公司从未有任何业务往来,没有委托该公司代管过任何工程,更不可能全权委托该公司办理财务往来及工程款结算业务。

公司认为,大河南防洪堤工程是李厚武等人伪造该单位印章和韩某印章,编造虚假委托授权书,通过不正当途径复印了单位的营业执照,假借公司名义与旬阳县国土资源局签订了施工合同。

审计人员还了解到,早在该工程招标前,中铁十七局第四工程处就已更名为中铁十七局四公司。县重点工程竟被他人冒用名义搞了假投标!审计人员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遂要求中铁十七局四公司出具了一份书面声明:我单位与该工程没有任何关系,对于由此所引起的各种经济纠纷或社会矛盾,我公司概不承担。

之后,受旬阳警方委托,陕西省公安厅鉴定确认:该中铁十七局第四工程处使用的印章确系假冒。这进一步证实了大河南防洪堤工程和中铁十七局第四工程处无关。

层层转包后,重点工程留出暴利空间

2002年4月22日,旬阳县国土资源局与中铁十七局第四工程处订立的防洪堤工程承包合同显示:防洪堤工程合同价款为1202.73万元。

然而,仅在中标不到一个月后,秦浙公司便与乔大普签订了转包合同,工程合同价款为574.4万元。当年年底,秦浙公司又把另一项半拉子工程大河南小区开发土方工程转给乔大普,转包价格为607.48万元,而此前,该公司与县国土资源局就此签订的承包合同价为1655.29万元。

两项工程,在县国土资源局那里的合同总价为2800余万元,转包时却只有1100余万元,缩水近1700万元。这中间,留下了高达千万元的的暴利空间。

在乔大普看来,自己仅以打工价承包了工程。而巨额利润下,投标造假、层层转包等问题的爆出,也使该工程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投资上千万元,又是县重点项目,为何能在政府眼皮底下一再违规却未被发现?旬阳坊间议论纷纷。

当初,十七局四处提供的投标资料都很齐全,评标委员会就没有质疑资料的真实性。县国土资源局有关负责人就此解释,防洪堤工程造价高,县里资金又困难,就需要有能力的单位来垫资建设。

2002年,县水利、城建、纪委、监察、财政等相关部门都参与了该工程的公开招标。因为是重点项目,该县成立了招标委员会,负责对整个过程的监督审查。当时,投标的共有3家单位,中铁十七局是大型国家级企业,所以成功中标。

此前,时任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的赵启强(现为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招标程序是在县纪委监督下完成的,没有问题。而且,该处曾在旬阳承建过一些大型工程,所以我们就没有怀疑。

2008年审计时才知道是假的,对此后的转包,局里也并不知情。国土资源局对外表示,直到乔大普组织农民工讨要工资,他们才发现防洪堤工程被委托给秦浙公司建设了。

赵启强曾对媒体表示:当年对投标公司的核实,确实存在失误。我们的,就在于对投标单位审查把关不严,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在采访中了解到,曾有媒体提问赵启强:县国土资源局是否与秦浙公司存在什么关系?赵启强予以否认:之前,我们一直认为是跟中铁十七局四公司签的协议,在审计之前,根本就不知道秦浙公司。

但实际上,一份县政府的对外资料显示:在防洪堤工程招标之前一年,大河南小区开发土方开挖工程成功竞标的,就已经是这个秦浙公司。

按照规定,招标应有一套相当严密的资格审查程序。不但要验证投标人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等原件,评标委员会还要由不少于三分之二的技术、经济专家构成,专家须从专门的专家库中确定。有律师认为,假公章中标事件,明显暴露出一些基层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管漏洞。

红头文件中,竟标有等同欠条字样

有知情人透露,在大河南小区项目上,县国土资源局先后向信用社贷款近1000万元。但时至今日,这处汉江畔的工地上,除一处被挖掉部分的小山包和当年建好的一段防洪堤外,现场一片荒凉。

由于资金不到位,工程在2002年年底就开始出现停工现象,直到次年6月完全停工。旬阳县政府承认,工程款并未付清,但当初,这项工程是国土资源局发包给秦浙公司建设,工程结算款直接兑付给了他们,秦浙又违规私自转包,所以即便有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情况,乔大普等人也该向秦浙公司索要,而不是来找政府部门。

据了解,旬阳县政府也曾试图通过招商引资,结算前期拖欠的工程款,但一直没有结果。之后,又打算用汉江水电站在当地占用土地的款项来付清农民工工资,又因该工程未按时进入,计划再次落空。而1000万元的银行贷款,除防洪堤工程预付给对方200万元外,其他都用于前期的拆迁和征地补偿了。

为要回农民工工资,乔大普在数年里辗转跑遍了旬阳县的相关部门。2008年春节,他们又在旬阳县守候十天,得到一纸旬国土资函字(2008)4号文件。

文件称:目前尚欠施工单位工程款400余万元,施工单位拖欠乔大国、李中喜等民工工资100余万元。5年来,因工程无法启动,拖欠的工程款一直未兑付。文件中承诺,县政府资金到位后,我局及时通知你们,由你们与施工单位来我局当面算清账,以施工单位提供的拖欠名单和数额为依据,所欠民工工资由我局现场向你们兑付。

文件末尾,竟有特此承诺(此承诺等同欠条)的字样。

一年多过去了,调查还没有结果

时至今日,乔大普和他带领的农民工仍未讨到欠薪。手执红头文件的欠条,乔大普告诉,自己将希望寄托于警方对这起假公章中标千万元工程事件的调查。

赵启强表示,目前大河南小区配套工程正由县政府为主体进行重新招商,具体怎么搞,思路由政府定。至于原招投标出现的问题,怎么处理得等警方的调查结果,我们也列入了被调查单位。

早在2008年,旬阳警方即针对此事成立了调查组,一位副局长担任组长。据传,警方一度将该案当做私刻公章的治安案件办理,但后来的调查范围已经涉及该工程是否涉嫌官商勾结。

一位副县长曾公开表态:假公章中标的问题公安局正在进行侦破,一经查实,政府将依法对相关人作出处理。但乔大普告诉,但一年多过去了,也未听说有那个相关人受到处理。

3月17日,中国青年报与旬阳县公安局政委郭子平取得联系。郭子平表示,此案的调查目前仍没有结果。

本报陕西旬阳3月21日电

网络营销的优势有哪些
小程序宣传语
微商城怎么做产品链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