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763章

2019-10-12 22:42: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763章

病房里一片争吵声,面对着医院一干气势汹汹的保安,曾静肺都要气炸了,争吵归争吵,但她并不想跟医院的人闹得太僵,毕竟得罪医院没啥好下场,要知道,医生是最不能得罪的职业之一,不管年纪大小,谁不会生个病啥的?除非得以,没人愿意得罪医生。

对面的医生看着已经年纪不小,曾静刚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对方,呆了好一会后才见对方走进来,看了他们一眼,很快就出去了,然后就有护士过来让他们挪床位,要他们搬到走廊去,曾静听了当然就不干了,和小护士理论,小护士倒是自觉理亏,没敢多说啥,而后是对面的那名医生站出来大声喝斥她,还叫来了医院的保安,一副不出去就要赶人的架势,曾静面红耳赤的和对方理论,双方的动静太大,也引来了其他医生的注意,曾静听到后面来的医生喊对方刘院长,才知道对方是医院的院长,这让曾静愈发愤怒,如果不是公公拉着她,让她息事宁人,曾静委实是不想是这么算了。

站在走廊上,曾静看到婆婆现在只能坐在椅子上挂点滴,连个躺的位置都没有,越想越不是滋味,想再找医院的人讨个说法,公公蒋丰田却是叫住了她,“曾静,算了,咱们吵不过他们,就算吵赢了又怎么样?和医院的人闹僵了,回头你妈做手术,他们要是不尽心,我们还更加担惊受怕。”

“爸,那病房里除了咱们用的那张病床,明明还空着一张病床,这说明医院病床一点都不紧张,他们却说没床位了,还告诉我们空床位都被人预定了,这谁信呐,明摆着就是故意的。”曾静脸上尤有怒色,稍微冷静一下后,曾静很快就想到了这背后有些不寻常,医院的院长亲自出面赶人,说没床位了,这本身就透着蹊跷了,真要没床位了,下午公公办理住院手续时,医院窗口的人早就说了,至于等到晚上的时候再由堂堂的医院院长出面吗?

曾静感觉到里面有不对劲的地方,但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如果说他们得罪过医院的人,特别是那位什么刘院长,那对方这么做倒正常,但关键是他们从来没跟医院的人有过什么冲突,之前更没见过那位刘院长,哪来的得罪一说?

曾静不想吃这么个哑巴亏,冷静下来后又想去理论,但公公蒋丰田不想多惹事,老人家怕得罪人,更怕回头做手术的时候医生会动点啥手脚,那受罪的可就是老婆子了。

“曾静,你去买张那种简易的铁床,咱们自个在走廊上搭一张。”蒋丰田道。

“爸,总不能让妈真的在走廊上吧,回头做手术怎么办?”

“哎,将就一下吧,忍几天也就过去了,只要有个躺的地方,让你妈能休息就好了。”蒋丰田无奈的笑笑,“反正总比得罪医院的人好,要不然担惊受怕的也是我们。”

公公的话让曾静一阵苦笑,她明白公公的想法,但受了这么一肚子气,还要让婆婆遭罪,曾静心里很不是滋味,沉思了一下,曾静猛的眼睛一亮,道,“爸,大不了咱们换家医院,这江城的大医院那么多,又不是只有这一家,咱们没必要在这里受气。”

曾静说着,拿出打,她要是没记错,武刚的姐姐就在省医科大学附属协平医院当医生,那可也是江城知名的大医院,要不是有一次听武刚聊天偶然提起过,她都不知道这个事。

很快就打通,武刚见是曾静打来的,很是高兴,“曾静,晚上是不是不用加班了。”

“先不说这个。”曾静想到自个和中队长范进鹏闹翻,也没心思讲,直奔主题,“武哥,我记得之前有听你说过,你姐在协平医院当医生,是吗?”

“嗯,是啊,怎么了,你家人生病了还是?”

“我婆婆有胆结石,要做手术,现在在人民医院这边呢,不过这边的人欺人太甚,我想给她转院,你姐在协平医院正好,能不能让她先帮忙给我们安排个床位。”

“这没问题,小事一桩。”武刚闻言,二话不说就应了下来,“曾静,你马上让你婆婆转院,我让我姐这边立刻给你安排,顺便给你们找个最好的外科医生,对了,我姐的你记一下,待会过去你直接和她联系。”

武刚答应的很爽快,曾静打完也总算是松了口气,有人帮忙,总比在这里受气好。

将号码存起来,曾静转头对公公道,“爸,咱们等挂完点滴就转院,省得在这里受气。”

“咱们都办住院了,再转来转去的,会不会不好。”蒋丰田皱了皱眉头,老人家有点怕折腾

“爸,没啥不好的,协平医院也不比这人民医院差,都是市里有名的三甲医院,医学水平差不多的,再说咱们刚和医院的人争吵,让妈在这里做手术也不放心不是。”

提到手术不放心,蒋丰田的态度立马就松动了,受点气没啥,关键是这手术可半点都马虎不得,他也不想担惊受怕。

“爸,协平医院那边有认识的人,咱们到那就没啥不放心的。”曾静又说了一句。

蒋丰田听到这话,也就彻底放下心来,挂完点滴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曾静扶着婆婆准备下楼,就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武刚打来的,曾静赶紧接起来。

“曾静,你们在哪,还没到协平医院吗?”武刚问道。

“还没呢,刚打完最后一瓶点滴,准备过去。”

“难怪,你刚给我打完我就通知我姐了,让她给你们安排,她在协平医院那边等着你们呢,说一直没接到你的,忙又打给我问你们还转不转了。”武刚笑道。

“武哥,不好意思了,这边点滴没打完,不好走,让你姐久等了。”曾静歉意道。

“没事,反正我姐晚上正好值班,也没啥事。”武刚笑笑,又问,“曾静,你们现在是正准备从人民医院离开吗?”

“嗯,刚准备走。”

“那得,你们等我,我开车过去接你们,我这边过去也就几分钟。”

“武哥,别别,不用麻烦你过来,我自己就……”

曾静还没说完,武刚那头已经挂掉。

拿着苦笑,曾静对武刚的热心和仗义有些感动,体会过世态炎凉,对朋友间的无私帮助也就会愈发感恩。

武刚住的地方离人民医院并不近,但他并没在家,曾静给他打的时候他在外面,这会正好离人民医院不远,也就直接拐过来。

在医院门口看到曾静几人,武刚立马将车停下来,下车帮忙。

“武哥,其实你不用过来,我也有开车,送我公公婆婆就行了。”曾静对武刚道。

“这有啥,咱们之间没必要这么见外不是。”武刚微微一笑,看向曾静的婆婆,“你妈现在没啥大碍吧。”

“现在没啥事了,之前会痛,挂了那个消炎止痛的点滴后就好多了,估计做完手术将石头取出来就没问题了。”

“那就好,不过胆结石也不是啥大病,不用担心。”

两人说着话,武刚看到也没啥行李要帮忙搬,就干脆让曾静开车跟着他,他在前头开路。

协平医院离人民医院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两人开车到达后,武刚的姐姐武方萍早就在住院部一楼大厅等着,病床也早已安排好,其他的都不用管了,武方萍让曾静用其婆婆名字去办个住院手续就行。

“姐,曾静可是我的好朋友,你帮她都费点心。”武刚对姐说道。

“放心吧,难得你打来要帮忙,姐能不上心嘛。”武方萍笑道,她是协平医院的主任医生,以前从省医科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协平医院工作,参加工作也快二十年了,再加上丈夫是医院肝胆外科的主任,在医院很有人脉关系,这种事对她来说显然是小事一桩。

有人帮忙安排好了一切,曾静几乎也就不用费什么心,武刚这时候也才有空拉住曾静问道,“曾静,人民医院那边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得罪那边的医生了?”

“没有的事,我都不认识他们,之前连见都没见过面,怎么会得罪他们。”曾静苦笑不已,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这还真是稀奇事,现在又不是住院的旺季,医院的病床一般都不会太紧张,哪里会没床位。”武刚咂咂嘴,一般到了寒暑假,医院的床位才会格外紧张,像人民医院,省立第一医院,协平医院等这些有名气的三甲医院都会出现床位不够的问题,但这个时候,按说是不会这样的。

“可不是嘛,我们那个病房,还空着一个床位,他们却说没床位,这不是明摆着糊弄人吗。”曾静气道。

“算了,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了,反正都转院到这边了,就不用再跟他们生气了。”武刚笑道。

武刚安慰着曾静,两人说着话呢,武方萍这时却是急急的走了过来,看到武刚和曾静,立刻就道,“弟弟,你这位朋友是不是得罪卫生局的领导了,我刚给你们办完手续一会呢,医院就有领导打下招呼了,说不能给你们安排床位,我还特地给你们打听了,说是卫生局领导打的招呼。”

武方萍话音一落,曾静还没作何反应呢,武刚就先目瞪口呆,还有这种事?

忻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抚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江西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忻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抚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