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郑安国:是时候大力发展财富管理业务了

2019-10-09 16:25: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是时候大力发展财富管理业务了

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起步虽晚但却厚积薄发。

自2007年以来,银行、、证券、基金、保险各路人马逐鹿财富管理市场。在这盘棋局里,尤以信托业风头最盛,成就了长达5年规模持久增长的黄金时期。用华宝投资总经理郑安国的话说,可谓“水到”。

虽然整个中国信托行业还称不上地位稳固,更称不上大腕,但信托业的崛起给了其他金融子行业一个强烈启示:是时候大力发展财富管理业务了。

目前,郑安国是旗下金融板块旗舰企业华宝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同时也是董事长、华宝兴业基金董事长,在加盟华宝前,郑安国曾在南方证券任职。可以说,在金融圈里,郑安国是为数不多在、信托、基金等多个领域都拥有丰富从业经历且见解独到的领军人物。他深谙投资之道,也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的艰难改革与跌宕起伏。

⊙记者 王文清 邹靓 ○编辑 于勇

1

信托公司发展

必须贯彻专业精神

一个行业的规范发展应当从制度建设开始,制度规范的前提下才可能实现业务流程的规范,以及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有人说,信托业这些年的“超常发挥”得益于政策红利,也赶上了中国老百姓财富积累的好时候。但在郑安国看来,信托脱颖而出的背景是,改革开放30余年来金融业虽然开放力度较大,但金融改革滞后,突出表现一是利率未市场化,二是分业经营。信托业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率先顺应了这一改革要求,从而走上了一条快速发展之路。

“诚然,信托的快速发展与信托业自身的努力也密不可分。信托是中国金融圈里的游牧民族,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区别在于,前者的生存条件更恶劣,也因此有更顽强的生命力。”在郑安国看来,信托业是开展资产管理、财富管理业务最“合法”的机构,信托公司的快速反应能力和产品设计能力就是其最大的优势。

目前信托公司所涉猎的业务,多为其他金融机构不愿意涉及、或没有能力涉及的领域,社会上对此也一直存有疑虑,信托业是不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信托业的敢闯敢拼是不是存在隐患?

对此郑安国的回答非常中肯:“风险一定是有的,一则任何事物发展太快便会积累风险,二则大量信托业务实为融资业务,客观上有一定的坏账率。尽管信托与银行不同,完全由投资人承担风险,但就信托公司而言,高风险业务不应过度激励,信托公司的发展必须贯彻专业精神,确保内控机制的到位。”

郑安国说,一个行业的规范发展应当从制度建设开始,制度规范的前提下才可能实现业务流程的规范,以及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对于风险处置的问题,以前一阵热炒的资产管理公司接盘房地产信托为案例,郑安国认为,资产处置能为信托业提供一种风险分担和流动性的制度安排,在国外已经是一项成熟的业务,秃鹰基金就是专门投资不良资产的一类机构,“国内也一定有机构愿意来做不良资产处置,很多项目在当时是坏账,过了一定时间就可能变成好的资产,比如四大行股改时剥离的很多坏账,随着房地产价格上升,有抵押的固定资产也随之升值,顿时坏账就成了优质资产。时间变了,看问题的角度也会变”。

2

用投行手法

做融资类信托

推进利率市场化,如果是在银行体系内进行改革,显然风险过大;通过小贷公司来进行,体量又过小。信托公司无论从机制还是体量上来说都是最合适的人选。现阶段应当发展融资类信托而不是限制融资类信托,但要明确,是以投资银行的手法来做融资类信托,才能真正发挥信托公司作为利率市场化桥梁的功能

截至今年上半年的统计,中国信托业的融资类信托比重为49%,郑安国表示,实际数据将近70%-80%。“因为很多投资类信托实则是经过包装的融资类信托,要解决该问题还需监管部门牵头开展行业工作,如对融资类信托进行贷款五级分类、制定分类标准、按类别提取坏账准备、对不同类信托形式进行合理的税收安排等等。”

对于如何理解中国信托业融资类信托比重偏大的现象,郑安国认为,中国目前的融资体系存在重大缺陷,在利率未市场化的情况下,一方面老百姓事实上被强制储蓄,一方面大量企业贷不到款。

“我一直都说,信托是利率市场化的桥梁,是金融改革的先驱。这是因为,信托业介于银行和民间融资之间,其收益水平更能反映真实的市场利率。中国在推进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需要区分开操作目标、中介目标、终极目标,在不同的目标实现阶段进行不同的政策引导。推进利率市场化,如果是在银行体系内进行改革,显然风险过大;通过小贷公司来进行,体量又过小。信托公司无论从机制还是体量上来说都是最合适的人选。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现阶段应当发展融资类信托而不是限制融资类信托,但要明确,是以投资银行的手法来做融资类信托,才能真正发挥信托公司作为利率市场化桥梁的功能。”郑安国说。

郑安国认为,信托业的风险并没有外界想像的那么大,“商业银行承担了执行货币政策的义务,而且贷款不能做资本金,这样必然造成一些好的融资项目会从银行漏出。信托亦股亦债,利率介于银行利率和民间借贷利率之间。如果融资方连这样的资金成本都不能承受,那就算不得一家好公司”。

3

实战出英雄

在投资者长期得不到回报的情况下,妄谈各种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改革创新只能更打击市场信心

如今,上证指数重回3年前2000点的水平。对市场的疲弱,郑安国表示,关键还在于公司治理差,各种制度设计、监管也是重融资、轻回报,导致投资者对市场没有信心,对上市公司没有信心。这其中,新股供给过大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对于如何解决新股抽血的问题,郑安国认为其实也不难:“只要采取允许新股上市即可卖空的规则,让市场多方参与新股定价的博弈,同时,可考虑以发行可转债为主的方式代替新股发行,既解决好企业融资发展的问题,也让投资者有充分时间通过观察公司的实际表现来决定是否转股”。

郑安国坦言,在国际市场上,共同基金是一个先进而成熟的投资工具,但在中国,基础市场环境的糟糕导致连共同基金都不赚钱,这不利于资本市场的发展。在投资者长期得不到回报的情况下,妄谈各种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改革创新只能更打击市场信心。说到这里,郑安国特别用晚唐诗人李商隐的一首《贾生》来表达此刻的情绪——“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基金公司本身也需要提高投资水平。现在一个突出的现象是从出校门到研究员到基金经理的人才培养模式使投资者交了很多“学费”。郑安国说,股市投资首先是门实践的科学,需要好的习惯甚至是信仰和宗教。“在股市里投资就好像上战场打仗,一将功成万骨枯,很多做投资的人连基本技术都没掌握,本本族开大车如何不出事?”

郑安国相信,有扎实的基础,才不至于在股市上扬时欣喜若狂、股市下跌时如临大敌。投资人水平的高低并不单体现在智商上,也比拼情商和耐力。 投资永远是对具体对象的投资,当牛市梦幻般的繁华如潮水般退去,真理的光芒在那些最简单的投资常识与最基本的投资规则中未曾褪色。

4

永远不要忘了

整个森林

财富管理首先要关注的是大类资产配置,大类资产配置涉及地区配置、品种配置的均衡,投资的本质是做资产配置

今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陆续松绑券商、基金、保险资金投资,“财富管理”这一名词渐渐为人们所熟识。

通俗一点来理解,财富管理是让钱生出钱,相比实业投资省去了很多中间环节。不过随着虚拟资本越来越多,投资要想长期跑赢CPI也变得越来越困难。郑安国称,类固定收益类产品的市场需求还很大,问题是市场上是否有足够多的好项目、好产品供给。

对于投资,郑安国有一句常挂在嘴边的话:“永远不要忘了整个森林”。因为资产的保值永远比增值重要,正所谓老来富贵真侥幸。“财富管理首先要关注的是大类资产配置,大类资产配置涉及地区配置、品种配置的均衡,投资的本质是做资产配置。”

此时,郑安国谈起华宝兴业基金的LOGO“盾”的寓意:“盾”代表了对委托人利益的坚强保护。“华宝要做到为融资者提供系统化的融资解决方案,为投资者提供尽量宽广的资产配置,要成为有思想的专业金融服务商。”

个人简介·郑安国

博士研究生,高级经济师。

现任华宝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华宝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同时也是上海市政协委员,首届沪上十大金融行业领袖。

辽阳治疗早泄方法
乌海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辽阳治疗早泄费用
乌海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