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阵符赋第七章符道天才莫梁雪

2020-01-22 01:10: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阵符赋 第七章 符道天才莫梁雪

黑暗中的偷袭者随着这一道鸟鸣声而动,试图开始最后的袭击。

只是那些人依旧不曾显出身影。

莫家小姐的马车扔出了一道惊人的黄符之后,便没有了任何动静。

年轻男子带着十几个修行者直接朝着密林方向走去,八宝车周围也没有人守卫了,大家都朝着所有敌人的方向走去,自然是将所有危险都挡在了前面。而且所有人都相信莫家小姐的实力,现在她根本没有任何危险。

实力强大的年轻修士早就感受到了敌人的气息,大概知晓了对方的人数以及展现的实力。他锐利的眼睛一直看着前方幽黑的树林,对面没有马上冲上来厮杀,所以他带领其他人想要直接上去出手反击,将这些黑夜中的偷袭者一次解决。

既然还想出手却还不敢出现,那么只好让我们先动手。

这便是他的意思。

然而下一刻,一支冷箭从树林中射了出来。

这支箭与之前满天而是的铁箭不同,这箭很短,似乎不是很重,速度极快。

冷箭射向十几位修行者中的一人,那人手拿大刀,准备有所动作,却只见这把短箭的黑铁箭头微微闪出一道淡淡光芒。

箭明明与那人还有着两丈距离,他只要把刀横在左胸之前便可直接挡下。

然而那把短箭似乎瞬间破开了这两丈距离,那人未曾来得及动手便被命中,然后便口吐鲜血,骤然死去。

这是今晚死去的第一个修行者。

领头的年轻男子神情微微一动,眉头开始皱起,但他的脚步未曾停下一步。

“符箭!”楚向生看到此景,不由得惊讶起来。先手埋伏有阵法,现在又出现了符,难道对方有阵符双修的人?

就在此时,整个空地微微震动,年轻男子已经走到了树林边缘,此时他终于发现了不对。

“阵法?”男子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情绪的波动,语气微微有些惊讶:“通过之前的灵气微乱,我应该早就想到。看来是这场袭杀预谋很久了,这么大的阵法,至少得提前一个月才能布置出来。能布下这种大阵又拥有这么准确消息的人,看来很不简单。”

就在他心中思量之时,一道刀影从他身旁的草丛中直接闪了过来,年轻男子身形一动,手中长剑挑在刀身上,把一个黑衣人震到了一旁。

那人被击退,微微顿住,然后无声之中挥起大刀,想要再一次狠狠砍了过去。

年轻男子没有躲避,只是不知何时他的长剑悄然划了个半圆,接着便刺穿了黑衣人的胸口。

黑衣人没能把刀砍下去,便直挺地倒在了树林旁茂密的草丛中。

年轻男子想继续再往前走,却发现似乎有一股力量在阻挡他的步伐,让他根本进不去。他再次试了几下,发现这是巨大阵法的边境,自己好像走不出去。

他停了下来,望向几步之外的树林,沉思了一下。

他没有再试图走进树林,也没有黑衣人再次出现。

沉寂片刻后,又一支冰冷短箭射来,悄无声息,然后一名开灵下境的修行者再次死去。和之前的情况一模一样,短箭似乎一瞬间破开了空间距离,刹那便射中了人。

这一支箭更冷,更快。

“快退。”在密林草丛外站了片刻的领头年轻修行者此时转过头,对着身后的其他人开口命令道。

没有冷箭试图射向这位年轻领头人,因为密林之中的人知道就算装上符的箭,怎么偷袭也杀不死此人。

所以又一支冷箭射向想要离开密林附近的其他护卫修行者们。

“噗!”一声闷哼声传出,一位刚刚踏入修行世界不久、刚刚开灵的少年修士顿时瞪大眼睛,瞳孔放大,心脏便忽然停止了跳动。

他知道自己修为低下,很容易成为那可怕的冷箭暗杀的对象,所以他已经非常认真地在观察防备密林的动静。

奈何此箭太暗太快,还是轻易射穿了他那跳动的心脏。

领头的年轻人脸色有些阴沉,感觉到了麻烦起来。

侍卫们小心翼翼地缓慢后退,生怕又一支诡异可怕的暗箭将他们射个透心凉。

然后在众人后退撤向八宝马车的途中,一共再次有四人被冷箭射死。之后黑暗中的那位符修放箭者似乎找不到出手的时机,于是便没有暗箭再次袭来。

等商队的侍卫修行者们远离后,一道道黑影从密林之中悄悄走出,隐入了茂盛的夏草之中,宛如群狼紧紧盯着不远处车道旁的那些人。

一只眼发幽光的怪鸟也轻轻拍动翅膀,瞬间从那颗不知几百载的老松树飞到了密林边上的一株小树上。

众人退到莫家小姐的马车旁,气氛有些阴沉。

年轻男子脸色绷紧地守在车外,对着马车里的人开口道:“精心设计的埋伏,看起来很棘手。”

“我来看看。”马车里传来一道空灵悦耳的声音。

然后马车的帷幕被轻轻拉开,一位极为美丽的少女便走了出来。

这便是整个大庆国有名的符修天才莫梁雪。

她俏丽的面容脸色平静,发髻微微下坠。

“刚刚画了一道佛光符挡箭,费了些精力。”她看了看年轻男子,然后转头通过依旧燃烧的微微火光,看向密林方向黑夜中地上被符箭射死的修行者,“阵法我不是很懂,不过那箭的确是装上了瞬符。”

年轻男子知道莫梁雪在车里也能感受到车外发生的事,他眯起眸子问道:“一阵一符还是阵符双修?”

莫梁雪发亮的黑眼眨了眨:“应该是两个人。看得出来只有一个人在射箭,离近时射箭速度不快,离远时机抓得不是很稳,所以应该是一个阵修一个符修。而且那箭上的符专一而凝炼,和我一样,应该只精通于一道。透过符上气息,最多是个二阶符修。”

不愧是符道天才,只通过远处那几支黑夜中几乎看不清楚的符箭,便能判断出对方符修的大概情况。

楚向生看到侍卫们退了回来,便一边随时准备着撑开大黄伞防备着远处的暗箭,一边拉着柔然朝着马车跑了过去。

“其他人不能靠近密林,否则都会一个接着一个地被活活射死。你不能一个人去,这样他们便会群攻而起。若你们再一次一起去拼死一战,但是出不去这个大阵的话,你们就找不到他们。”

莫梁雪望着那些半人高的草丛,魅丽的脸上有些苦恼:“所以要杀他们,必须得先破阵。”

“可是我们这里没有阵修,根本不可能破阵。”年轻男子剑眉微皱,“这么一个大阵给我一百剑也破不开。难道就这么僵持下去?”

“这个阵法的范围在逐渐缩小,那些人的气息也在逐渐靠近,只是一直都在阵法之外。看来他们想要慢慢消耗我们,等待援手。”莫梁雪眼眸波光流转,在沉思着。

“破不开阵,就打不到他们,只能陷于被动。”年轻男子轻轻提了长剑,然后望向远方密林。

众人陷入了沉默。

楚向生和柔然已经准备到达马车旁,就在此时,从草丛之中有一支冷冷的短箭破空而来,极快地射向他们两人的方向。

楚向生脸色微变,多年来的习惯让他一直留意暗中冷箭,所以那支快得三息便穿过草丛以及马路的符箭,在破空至与他只有一丈距离之时,大黄伞自他手中而撑开,更快地挡在了他以及柔然的身前。

少女一脸茫然。

“噗”地一声,大黄伞亮光微闪,阵法微动,短冷符箭没有像之前一样,没能瞬间破开两者之间那段可以让人及时反应格挡的距离,只是如之前的阴冷铁箭一般,狠狠射在了伞身上,然后便弹开而去,往路边的一处树林伸出反射飞去。

楚向生松了一口气,脸色恢复平静。他没有关掉大黄伞,而是警惕地带着柔然走向莫梁雪等人的地方。

柔然苍白的小脸满是后怕,此时她看着楚向生的眼神充满了感激与敬佩。

楚向生领着柔然走到众人身边,透过手中大黄伞的阵法,感受着那些草丛里微微移动的气息,确定对方此刻不会再射冷箭后,这才关掉了大黄伞。

他看了一眼年轻男子,然后溢着灵气的黑亮丹凤眸子便盯住了莫梁雪,略微犹豫,然后才开口道:“我想,或许我可以试一试破开这个阵法。”

上海市香山中医医院
武汉肛肠医院治病怎么样
上海治癫痫病医院哪最好
西宁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宿迁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