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竹韵】江湖(小说)

2019-09-13 03:45: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江湖,金戈铁马,仗剑而行。踏碎一场盛世烟花,看一场江湖恩怨的厮杀。终究是相濡以沫还是背道而驰?
我是柳非白,下山的时候,他问我,为什么要叫柳非白?我说:是非黑白,对与错,都与我无关。然后,戴上顶笠,头也不回地走了。一走就是三年,开始了我的江湖之梦。
很少与人交谈说话,沉默似乎已经代替了所有言语。不是我不说,是少了那个让我打开心扉的人罢了。只怕是,那个人恨我之入骨。
三年,我认识了很多人,例如那个手摇折扇的秋扇;例如那个笑颜如花的雨籽;例如那个天真的航仔……在此之前,从来没细细的观察过江湖,总是用人们口中所说的江湖道义维护心中的那一片天地。如今,踏足江湖,才发现,金戈铁马,江湖如此之大,大到不知哪里才是我的容身之地。
再次回到不夜城,江湖客栈依旧人生沸鼎,热闹非凡,就如曾经一般。靠窗的位置上,早就坐满了客人。我捡了一个离窗很近的位置,喝着小二为我上的女儿红。曾经只喝桃花酿的我,如今也慢慢的适应了女儿红的刚烈。
说书人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无非是陈年旧事。所谓的江湖道义,所谓的江湖组织。
“听说,三年前毒煞宫再次解散,而且宫主下落不明,不知道是否真有此事?”我缓缓地问道。
“你刚来不夜城吧?”
看着众人疑问的眼神盯在我的身上,我点了点头。“今日刚到。”
“难怪。”说书人长叹一口气,似乎在沉思,慢慢开口:“这毒煞宫的宫主也是一奇人。曾一人闹得江湖腥风血雨,死伤无数。三年前,毒煞宫宫主守不夜城拼上了性命。厮杀到最后,不夜城的杀神狱眸出现了,剑将要刺在毒煞宫宫主身上的时候,狱眸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所有人都惊呆了,可是当狱眸的顶笠滑落的那一刻,毒煞身边的阿玉竟然仰天长笑。狱眸苍白的容颜,她说:对不起。然后便昏死过去。其实,我们都知道不夜城有一个杀神,终日一袭黑衣,却不知道,她才是毒煞宫的宫主毒煞。再后来,毒煞宫便散了。”
“那狱眸,也就是说毒煞,后来怎么样了?”我仰头喝下女儿红,压住心中的苦涩,继续问道。
“后来,谁也不知道。有人说是死了,也有人说是归隐了。不夜城和毒煞宫的旧部一直寻找,可终究无果。我想,大概是死了,那一剑正中心脏。”
“死了么?”我喃喃自语,连旁边的一桌坐了人都不知道。
“冷脸,你有没有……她的消息?”
听见这嗓音,我慢慢扭头,身子慢慢变得僵硬。然后回头。只一眼,便是万年。一黑一粉,长发紧束和端庄的发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人脸上的疲惫显而易见。
“没有,你呢?”黑衣女子揉着额头。“看我,你都这么问了,自然没有。”
“冷脸……”
“夏二,你说,她的心多狠?当初她抛弃毒煞宫,她想当狱眸,我便与她欺瞒所有人。可是,最后的最后……三年啊!毫无音讯。你说,我们该不该恨?”
“该的……”我轻声叹息。却忽略了黑衣女子的功力。
“你是谁?”黑衣女子警惕地望着我,言语中的犀利让人害怕。
“柳非白。”我透过顶笠上的面纱,毫无畏惧地望向她。然后,在腰间拿出一些碎银,放在桌子上,拿起一旁的剑,便要离开。
“站住。”黑衣女子大声呵斥,起身挡住了我的去路。
“姑娘可还有事?”我问的礼貌。
“冷脸,怎么了?”旁边的女子不明所以。
“可否摘下顶笠让我看上一看?”黑衣女子紧盯着我的眼睛:“我知道这个请求有些过分。”
“姑娘既然知道过分,又何必多此一举。”我转身欲走。
后面凌厉的掌风袭来,我用剑将其挡下。三年,她的武功又有所长。只是,我又怎么可以让她摘了我的顶笠?不再纠缠,向门口走去。
“非白。”还没出门,便看到了笑容可掬的秋扇朝我微笑。
“秋扇,你怎么来了?”
“我?自然是过来随便转转,想看一看不夜城的安宁。没想到就遇见你了。”秋扇摇着手中的折扇:“怎么?这是要走?来来,陪我再喝一杯。”不容分说地拉着我再次回到了我原先的座位。
“冷脸,你刚刚怎么那么失控?”
“夏二,没什么,你不感觉他的背影和她很像吗?还有说话的语气?”
“所以,你怀疑……”
“没什么,可能是我想错了,刚刚那人也喊他柳非白了。”她摆了摆手。“我们回去吧!”
“好。你出去这么久,她们也想你了。”
我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心底有着若有若无的涨然。秋扇伸手摘了我的顶笠,盯着我的眼睛看。
他说:“柳非白,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我说:“这样的女人我可不敢要……”
我说的是实话,娶了阿玉是福也是祸。虽是如花似玉,可是,压力很大的……
“你认识?”
“曾是毒煞宫暗杀门门主,别说你不认识。”
“咳咳,听过听过。”
我暗自好笑,这个秋扇,明明不知道毒煞宫是什么,还是死要面子的硬撑着。
沉默地吃着东西,喝着小酒,决定一会去红尘阁看看,然后晚上夜探不夜城。
“想好住哪里了吗?”
“还没有,对这里不了解。”
“在不夜城,你住大街上都不会有危险。不过,你就在这里住下吧……江湖客栈是老字号了。”
“可以啊……不过你呢?”
“我去青楼,哈哈,你要不要一起?
“自然,有美女的地方怎么可以少了本公子?”
“那就走吧。”
“逛青楼不是晚上吗?怎么现在就去?”
秋扇虽然话是这么说,可已经随着我的步伐出了客栈。
红尘阁门前,我看着久久发呆。这里,有我的回忆。
“非白,进来啊!站在门口做什么?”秋扇站在里面朝我招手。
我走进门口,没有引来什么轰动,也是,毕竟我是柳非白。我打量着一切,这里的防备工作做的似乎越来越好了,不觉赞许地点点头。
“两位公子,是第一次来我这里吧?”
我看着眼前的人,笑了,想当初我第一次来红尘阁,也是她,她是夏千莫,也是人们口中的暮初凉……
“恩,第一次,不过早就听说这里的姑娘是个顶个的漂亮了。”秋扇说的夸张,听说,无非是听我说。
“让血寐唱个小曲吧。”我低声沉吟。
“哦?”暮初凉的眼里有惊讶的神色,对上她探究的目光我坦然面对,毕竟还有一层纱,“好的,我这就去叫。”
暮初凉走了……秋扇不怀好意地问我“血寐是谁哦?”
“一个女子,风情万种的女子。为了她,我可是花过一千两的白银。”
“想不到,非白兄也会儿女情长。”秋扇真诚地说到“佩服佩服。在下一会定要看看这女子的容貌。”
我低头喝茶,不错,还是那个味道,血寐出来了,直奔我和秋扇。然后施礼,坐在一边的凳子上,手抱着琵琶。轻生问道“公子想听什么?”
“随意。”
琵琶的声音轻轻的响起,悦耳动听。我看秋扇听的如痴如醉,想到:这血寐不愧是头牌姑娘。
“姑娘弹的极好……”一曲终了,秋扇鼓掌夸赞。
“自然,血寐可是我这里的头牌。”身后的声音想起。
我回头,便看到了马玉和夏夕颜。她们看到我和秋扇也是明显的怔住了。
“公子,来我这红尘阁,何必还戴着顶笠?不如摘了,让血寐陪二位公子喝酒,可好?”夏夕颜笑着走到我面前,“血寐,还不快速速取来咱们的独特酒,桃花酿?”
“好的……”
“真不得不感叹一句,人生何处不相逢……”秋扇慵懒地打开折扇,笑的邪恶。“在下久闻阿玉大名,不知可否赐教?”
阿玉只是冷冷地看着秋扇,眼里的轻蔑显而易见。我摸着鼻头,她这脾性,当真是与当年一样,那种狂妄的性子。
然后扫了我一眼,便施然转身离开。秋扇气急败坏的起身。我拉住他的袖子。低声说“你打不过她的……”
“公子似乎是对我家阿玉很了解?”夏夕颜不请自来的坐了下去。
“毒煞宫的马玉,在这江湖的都应该知道七七八八吧?了解的又何止我一个?”我反问
“公子第一次来这里?”恰好血寐拿来了桃花酿,夏夕颜甄着酒问道。
“不是……不过秋扇兄是第一次来。”我拿着,细细闻着,好怀念的酒香。
血寐在夏夕颜的耳边说了什么,夏夕颜点点头,血寐便毫不留恋地离开了。我猜,她是去阿玉那里了……
“非白,这酒,真香,我平生第一次喝。”
“那是……这桃花酿。只怕这偌大的不夜城,也只有这里才可以喝的到。”
“公子果真是什么都晓得……”夏夕颜缓缓说到“不错,此桃花酿只有红尘阁才有。”
秋扇探究的目光在我身上打量,我坦然地看着秋扇,嘴角牵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细细的斟酌杯中的酒。
夏夕颜嘴角含笑,看着我和秋扇之间的暗潮汹涌。这个夏二,可是越来越精明了。不过,量她也猜不出个一二三四。再精明,也是夏二。
“哎呀,雨籽,你就进来吧……”
门外的大嗓门,听起来格外亲切。我和秋扇对视一眼,向门外看去。果不其然,是航仔和雨籽。他们两个此时正在门外拉扯。
秋扇走到门口,倚靠在门栏上,抱胸看着门外的两人。
“你们两个不打算进来聊聊?”
“秋扇?你怎么在这?”航仔惊喜地问道,
“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
“我们……我半路碰巧遇见航仔,就一路过来了……走到这里,他非要进去……我一个女子,怎好进去?”雨籽期期艾艾地说道。
我看着他们三个,不禁苦笑,这不夜城怕是热闹非凡了吧?真不知是好是坏。
“姑娘,不知可否让我的朋友进来?”我笑意盈盈地看着夏二,尽管她看不到我的笑容。
“公子的朋友?自然是可以的。”夏夕颜巧挪莲花碎步,走到门旁。轻生说到“即是公子的朋友,进来喝杯酒吧。”
“我可以吗?”雨籽不确信地问。
“自是可以。”
雨籽和航仔随着夏夕颜走进红尘阁。秋扇则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天知道,那样的神情有多欠揍。果然,他笑意加深。
“非白……”雨籽惊喜地叫道。然后朝我跑了过来。
我站了起来,对雨籽张开双臂,有美女自动上怀,自是坦然接受。
“当初你怎么不告而别?”雨籽趴在我的胸前,闷声说道。
“咳咳……我最怕就是伤感离别……”
“非白摘了你的顶笠吧……这样总感觉和你太遥远。”雨籽边说边摘了下来,我有一种大事不好的预感。
顶笠脱落的那一瞬间,我猛然抬头看矗立在一旁的夏夕颜。她看着我眼睛的那一刻,眼里的惊讶显而易见。我狼狈地躲开。
“几位慢用……我还有些事情,就不奉陪了。”夏夕颜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甚至有的时候,用了轻功。
我闭上眼睛,将眼底的泪水逼了回去。然后慢慢的平复自己的情绪。喝一杯桃花酿。再次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阿玉站在二楼,鹰一般地盯着我。
我举起手中的桃花酿,一饮而尽。然后笑意莹莹地看着阿玉。

共 89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自古以来,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儿女情仇,都是个难解的话题。然而,身在江湖中的人,却是心知肚明而又身不由已。这篇小说作者以第一人称的口吻为我们描述了一个儿女情长缠绵悱恻的情感故事。江湖中的我,游离于众多的纷扰之中,却又摆脱不掉儿女情长的束缚,几多恩怨与情仇,均深藏于心底,却又挥之不去。读来着实让人心生纠结,久久回味。这篇小说在人物的描写上细腻传神,情节井然有序,不拖沓,耐人寻味。同时,小说的结尾更给人无限的深思与留白之处,令人心生无限遐想。欣赏了,感谢赐稿竹韵!推荐阅读!【竹韵茶香编辑:柳静儿】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12120002】
1 楼 文友: 201 -12-11 12:46:18 欣赏了,问好作者!感谢支持竹韵!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2-11 17:10:46 那个,怎么办?这只是其中一点,可能昨天投稿的时候没弄好。后面还有大约一万字。
2 楼 文友: 2014-04-1 00: 5: 7 有作家言: 小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题,不是结构,不是语言,而是细节,情节只能组成小说的骨架,细节才是小说的血肉。 优秀的小说当有细节之魅!读到好的小说,当顶!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6-14 10: 1:41 感谢支持类风湿关节炎消肿止痛
脉管炎腿变黑怎么治疗
幼儿中暑
脑溢血好了饮食要注意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