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鄂州交通执法亾员公车私用撞亾

2019-07-14 03:22: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鄂州交通执法人员公车私用撞亾

鄂州居民洪桃英的生活,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一连两次掀起波澜。一次是车祸。7月19日下午,她骑自行车回家时,被鄂州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执法员谢某某驾驶的一辆交通执法车撞倒在地,手脚骨折,至今无法行走。一次是举报。7月29日,她让两个儿子实名举报谢某某公车私用,要求当地纪检部门管一管这种顶风而上的违规行为。一生相夫教子,这次竟与公家人较上了劲,在她人生中还是头一次。近日,洪桃英委托两个儿子赶到黄石,向本报实名举报谢某某公车私用行为,并指称其所在单位集体包庇。

肇事执法员前后两张脸

回忆三个月前发生的车祸,洪桃英仍然一脸惊悸。

51岁的她,是鄂州莲花村居民,在当地一家物业公司当勤杂工,负责做饭和保洁。7月19日,是个周六,下午4时许,她到家附近的桂花名居小区中百超市购物,骑自行车回家时,在非机车道上与一辆逆向驶来的小汽车不期而遇。

那是辆白色小型轿车,车身印有交通执法字样。车上当时至少有三名男子。两车相撞瞬间,洪桃英看到驾车的男青年正在讲。慌乱之际,双方都想躲闪,但已经来不及。伴着一声尖叫,洪桃英摔倒在地,嘴上流血,左手和右脚的剧痛令她一时无法动弹。

对方下车走到我面前,手里还拿着,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在打没注意才撞到你。回过神后,洪桃英掏出给亲人打。对方不断地求我,说他是单位的临时工,事发时是送朋友到桂花名居小区帮忙修电脑。我看他很可怜,也就没报警。

洪桃英的弟弟洪汉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看到姐姐坐在地上,身上有血,肇事的驾驶员坐在二十米外的花坛旁,顿时来了气。我质问他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不送医。他哭丧着脸求我:说他家里困难,一个月才一千多元钱,这件事要捅到单位,工作就没了。接着满口承诺说要负全责,叫我们安心。我一心软,就答应了他。

事后,洪桃英姐弟俩得知,肇事驾驶员姓谢,供职于鄂州市客管处。肇事车辆也是该处执法车。谢某某自称是单位临时工。事发时,同车三人均未穿制服。

洪桃英被送进医院后,事情开始产生微妙变化。

在医院,医生给出的检查结果不太乐观:洪桃英左手骨折,需要住院。听到这,谢某某脸色就变了,说自己承担不起,然后报警。洪桃英的二儿子谭文强告诉,警方介入后,谢某某给了2000元医药费,再次承诺要负责到底。

其间有一天,谢某某心情不错地来到医院,对我们表示谢意,说单位已经知道了他的事,他的工作也保住了。谭文强回忆,他当时还强调,就是砸锅卖钱,也要把我妈治好。

但不到一周时间,治疗便因欠费而中断。谢某某抱怨钱花得太快,引起家属不快。之后,谢某某陆续交了几次费。像挤牙膏一样,每次1000元,前后加起来才5000元。谭文强说。

7月28日,洪桃英骨折的左手需要接受手术,需要1万元费用。手术前,说好要来付费的谢某某迟迟不露面。洪汉清、谭文强先后打通谢某某的。他这时候突然变了一张脸,说没筹到钱,还指责我们不该做手术,说花了不该花的钱,然后将挂了。洪汉清讲述。

矛盾由此升级。

公车私用罗生门

7月29日,刚刚经历手术的洪桃英,在病床上嘱咐大儿子谭文才、二儿子谭文强,向当地纪检部门递交实名举报信。举报谢某某违反规定公车私用,违反交通法规造成车祸;举报鄂州市客管处管理不善,相互包庇。

谭文才介绍,在鄂州市纪委楼下,一名信访接待人员下楼接收了举报材料。同时,当地也有媒体介入。

7月30日,洪汉清、谭文才、谭文强又走进鄂州市客管处,接待者是该处副主任王勇。

这次见面,三人录了音。王勇当时表态,一是要对司机进行处理;二是以伤者治疗为主。同时还表达了歉意:在这个事情发生前,我们只是听了职工的一面之词。没有与你们沟通,没有听你的声音、他和我们也没说真话、他没有把伤者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的。

在家属关注的公车私用问题上,王勇说:他们和我说,说是下班送人。

这与谢某某事发当日的陈述有所出入。

洪汉清当即插话:不是下班送人,是公车私用,这是他自己说的。

但话题很快便被扯开。洪汉清回忆,王勇当时的态度很诚恳,还说要到医院探望伤者,他心里一热,就没再纠结。

谈话期间,客管处一名工作人员将1万元现金交到洪桃英家属手中。这笔钱,是洪桃英7月28日的手术费用。

9月上旬,医院再次告知欠费。谢某某没再缴费。之后,就车祸赔偿事宜,谭家声索13万元,双方没有达成统一意见。9月30日,在事故发生长达两个月后,鄂州市交警部门作出交通事故认定,谢某某负全部。谢某某称需要请示领导,拒绝签字。

国庆节后,洪桃英已欠费近一个月。10月10日,跟随谭文才赶到鄂州市客管处。此行,谭文才有两个诉求,一是追问实名举报的下文;  二是协商车祸赔偿事宜。

在该单位办公室,一名负责人表示,谢某某不是临时工,是该处市场监督所正式的执法人员,谭家兄弟实名举报谢某某公车私用一事,全单位都知道。不过,调查发现谢某某当日并非公车私用。我们节假日都上班,在任何地方都可执法。他说。

这一结果令谭文才感到意外。

上午11时30分,王勇赶回办公室,他与该办公室负责人的说法完全一致,我们有值班表,也有派车单,证实他当日驾公车是在值班执法。不过,他也没有推翻此前下班送人的说法,称下班送人也正常。

从谢某某事发时自称公车私用到后来的下班送人,再到值班执法,事件在三个月内出现了完全不同的三个版本。谭文才为此哭笑不得:当天是周六,事发地点是个居民小区,说执法,谁相信?

谭文才索要该处关于谢某某公车私用的调查报告。王勇说:你是向纪委举报的,得向纪委要。

谁在说谎?

10月10日下午,谭文才拜访此前接收其举报材料的鄂州市纪检部门,对方回复:材料已转鄂州市交通局纪委办理。

谭文才遂赶到鄂州市交通局。

该局纪检部门人员与客管处一名纪检负责人表示:我们已经调查过了,没有公车私用。其依据是鄂州市客管处提供的值班记录和派车单。

谭文才要求查看书面调查报告,遭拒绝。一名工作人员甚至反问:我为什么要给你看呢?

谭文才感到不解:当事人自己说的是公车私用。

对方回答:那他说的是不是真话呢?我们通过调查的才是真话。

谭文才再问。对方说了句:那你有什么证据呢,你们又没有录音。谭文才苦笑:的确没有。

正因为如此,自实名举报之后,他每次拜访相关部门人员,都会进行录音。

对于鄂州市交通局给出的口头调查结果,谭文才有一肚子的疑问。他告诉,从递交举报材料至今,没有任何人用任何方式向其母亲洪桃英询问事发时的经过。我母亲是该事件最重要的目击者之一,调查人员为什么不调查她就出结论?若调查不公开,结论如何叫人信任?他想不通。

在这期间,谭文才一家与谢某某中止沟通。

10月10日,未能找到谢某某。10月14日下午,拨通谢某某的,正面询问其事发时是否公车私用。他回答:我已被停工,有关这起事故的任何问题,你们去问客管处。再问,他依然如此回答。

对于谢某某被停工一说,谭文才感到惊讶。他一直都在照常上班,我在街上还遇到过他亲自驾驶当时的那辆肇事车。他说。

12日,谭文才再次向鄂州市纪检部门反映此事。他说,谢某某身为交通执法人员,不但公车私用,还带头违反交通法规,是导致其母受伤的直接原因。这样的事不追责,难保不会出现同样的事情,令其他无辜者受伤。至于他与谢某某、鄂州客管处谁在说谎,他希望有关部门来一次公开透明的调查,让争议止于真相。

延伸阅读

鄂州交通执法车

公车私用有先例

2013年4月4日晚,一名友在荆楚发帖《清明节交通执法车开进农村》,举报鄂州市交通执法人员驾驶车牌号为鄂G6KG01的交通执法车公车私用。

三天后,鄂州市交通局作出回应,称举报属实:鄂州市客管处营运管理所所长周某,驾驶执法车完成例行值班巡查后,因其私车停放位置被阻挡无法取出,恰遇急事赶回家,于是在未经请示和批准的情况下挪用了公务车辆。

事件令周某丢掉所长职务。同时,鄂州市客管处分管车辆的领导夏某受到组织诫勉谈话,并作深刻检讨。

无独有偶,此次陷入公车私用风波的执法车,同样来自鄂州市客管处,其车牌与去年涉事的公车仅差一个数字:鄂G6KG02。

蛋糕微信营销
微信小程序制作软件
微商城怎么开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