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历史的尘埃准备中

2020-01-22 01:22: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历史的尘埃 准备(中)

“比我预料的还要早些,还干脆的多。这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教皇看了阿萨离去的背影一眼。

“这个人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知道自己是什么人,第二就是够干脆。即便是个该杀的人,却不是个讨厌的人。”兰斯洛特点点头。

“这样就好,我的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教皇点点头,他似乎终于松了口气似的叹息了一声,轻轻地咳嗽了两下,两股殷红的血从他的鼻端中缓缓流出。他深呼吸了一下,又把这两股血流重新吸了回去,抬手抹了抹,苍白的脸上留下淡淡的猩红。不过似乎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耳孔中也缓缓浸出了血迹。

“是啊,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兰斯洛特看到了,只是他并不显得吃惊,眼中是一种无以言状的沉重。我今天晚上就出发去克洛斯公国……”

“不是我们的时间,是我的时间不多了。”教皇淡谈摇了摇头。“你不用在意。”

兰斯洛特没有说话,只是脸色越来越沉重。

阿萨没有留在魔法学院,而是悄悄去了王都之中。

虽然人已经闲了,但是他心还是闲不下来。还有十来天也许就要死去,看着所有人忙碌紧张,而核心其实却是他一个人。这样的情形无论是谁都静不下来。只要一完全静下来,闲下来,他心中莫名奇妙地就感觉到一阵焦躁不安,像火一样心底升腾而上把所有的感觉都烧烤得焦热毛躁。

他逛遍了他曾经在王都生活过的所有地方,无论是经常去的集市酒馆。还是已经是片平地的曾经的山德鲁地大屋。但并不如他所愿,缅怀并不能缓解这种焦虑,反而像火上浇油,让他更觉得心烦更觉得不安。

事情本身有时候并不是最让人难以忍受。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那种等待,更何况他现在等的死。而这还并不是完全的死,这死中偏偏似乎还有着一丝微弱地生机。如黑暗深渊中透来的一点光,让人不能死心,只能在死的恐怖和生地**间煎熬。

天已黑。他这才友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公爵府前。因为这段时间的非常时期,往日的车水马龙早已不见踪影,只有少数地行人在匆为走过,公爵府中的灯光隐隐约约透了出来。

隐藏在街边的阴影中,他打量着对面那幢熟悉之极的宅第。几乎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从那里开始的,在那里也发生了太多的事,他曾经想着从今以后再也不要来到这里,因为那里面发生的一切大多,太重,重得让他有些不愿意再去回想起。但是他现在却忍不住有种要走进去的冲动。

“你想去做什么?”背后远处有人问。

“想去找女人。”阿萨头也不回地回答。他早察觉到有人跟着他。也早知道这个跟着他的人是谁。

“为什么会是想去找女人?”顿了顿,这个人用很奇怪地声音问。

“因我不相信在我和女人上床的时候你还能在旁边躲着看。”

“为什么你这样的人,居然……居然就能是……能是……”这个人从后面拐角处走了出来。虽然是一身普通的穿着,但是不输男性的身高和一头金发看起来仍然是显眼之极。

虽然早知道是她在后面跟着,但是看到塔丽丝的时候阿萨还是微微有些意外。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她身上穿的再不是往日的骑士装抑或者是武士打扮,而是套普通地女性服饰。只是穿在她身材极好的身上,再普通的衣服也显得很好看。

“果然还是做女人打扮要好看得多。至少不穿骑士甲就可以不用裹胸。”阿萨一笑。“看你走路的姿势,不会是这辈子第一次穿裙子吧。”

“你……”塔丽丝脸上一红,表情古怪之极。“只是老师让我们不能带上装备来这里,所以才临时找来的一套衣服。”

“恩。”阿萨想了想,说。正好无聊,一起上街逛逛怎么样。”阿萨走过去,拉起塔丽丝的手臂就走。塔丽丝挣了一下没能挣脱,勉强地跟着走了几步,最终猛力的一甩手扔开了阿萨。但却已轻和阿萨一起走了起来。

长街上的人已轻很少了,往日灯火辉煌繁华无比的王都夜景如今己经不见,只有一盏一盏路灯在街边孤零零地把路面照亮。

如果换作在其他时候,阿萨即便是做梦也不会梦到会和女人在一起逛街,更毋庸说和他一起地还是这个女人。不过现在确实也是和其他时候有些不同。

“你找我有事?”塔丽丝一直都不开口,于是先阿萨问。

塔丽丝沉默了一下,问:“我听说了。你为什么不逃跑?在低语之森的时候你本来是可以逃跑的。”

“很简单,因为我不想逃。”阿萨看向塔丽丝。“你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你好像不会是希望我逃跑吧。”

“当然不是。”塔丽丝立刻很大声很斩钉截轶地回答,她的表情很奇怪,好像是疑惑,又有些愤恕。“为什么像你这样卑鄙,下流,内心黑暗的人会做出这种伟大的决定?”

“伟大?”阿萨失笑。“不觉得啊。难道你觉得么?”

昏暗的路灯下,阿萨还是看出塔丽丝的脸涨红了。她像是在申辩一样大声说:“你本来是可以自己独自逃跑去远东的,但是却选择留下来送死。你是不是这样做就认为自己很英雄,很了不起?”

“你怎么了?”阿萨看着她问。他看得出她的心情很不对劲。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突然之间塔丽丝的声音就开始哽咽起来。“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到底谁才是对地,谁才是错的……”

吃惊的反而是阿萨。从刚认识她开始。女神殿骑士单枪匹马杀进盗贼巢穴杀得血肉横飞人头乱滚,后来一直以来她都表现得简直比男人更彪悍,甚至如果不是某方面的原因,他几乎就把她当做男人看了。

“在光辉城堡陷落之后。其实兰斯洛特老师是让我跟着你地。他……他……说,如果有机会的话,让我和你……和你……”塔丽丝的脸红到了极点。不过其中却至少有一半是愤恕地原因。“他说这样你多半就不会逃跑了。”

“还真是个好办法。”阿萨苦笑。虽然塔丽丝没说出来,但是什么意思阿萨也请楚。

“你……”塔丽丝差点跳了起来。“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放心吧,你要做我也不做。”阿萨回答。

塔丽丝突然站定看着他。眼中居然有了泪光。“你怎么……那你在尼根的时候怎么又……”

“那时候我有点失控,真对不起你了。”阿萨看着塔丽丝地眼睛,很郑重地说。“对不起。”

“老师怎么能让我做这种事?这种只有最肮脏的政客最邪恶的异教徒才会去做的事?在成为神殿骑士的时候,我就发誓我的身体和生命都全都奉献给了天主,老师他却……还有你,艾依梅妹妹一半是因为你,一半是因为老师和陛下的计划才死的。陛下还命令塔米克去低语之森那样去屠杀精灵,但是最后现在那些精灵居然又和陛下联盟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陛下和老师这样还能算是好人,还能算是正义吗?而你这样的坏人。最后偏偏还能当个伟大得救世主一样地角色。你们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谁来告诉我,我一直以来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我以前是那样相信的东西到了最后都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塔丽丝已经有些声嘶力竭,眼泪早已流得满脸都是。

阿萨暗自叹了口气。原来女人们通常表现出的坚强只不过是因为心中有着依靠和信仰。信仰可以让人坚强,甚至可以压抑住任何感情,支撑人的精神,但是一旦崩溃,人就软弱得什么也不是了。早在逃出光辉城堡之时。看到塔丽丝面对转化为尸巫的艾依梅后的反应,阿萨就已经明白了。

塔丽丝抹了抹脸上的眼泪,阿萨看见了那只断了地手。他请楚地记得那是帮他挡下一剑而断的。

“世事本来就允所谓对错。做过的,无论结果如何都要自己承担。没关系,反正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会再有更坏的事发生了,这其实也是种好事,不是么?阿萨不自禁地搂住了塔丽丝的肩膀。入手细腻柔软又有着她肌肉的弹性。

突然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轻轻转头看了黑暗中的魔法学院一眼。塔丽丝却没有注意。

魔法学院的大教堂上兰斯洛特飞身飘下。他长叹一口气。脸色似乎轻松了点。

十七天地时间并不长,对于这样一个决定整个大陆命运的巨大的战役来说甚至是非常的短。很快的,波鲁干大人也从欧福赶来协助安排。

只用了三天,兰斯洛特就带领着凯特琳**师从克洛斯公国回来了。他满脸的疲惫,身上甚至还有些早已黑枯了的血迹都没来都及洗去。带回来的只有一句话:“那两千人没问题了。”

不需要阿萨插手,一切烦琐的细节如同一个巨大而繁复的拼图游戏,所有的一切碎片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怎么样和周围的碎片关联起来。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所有的碎片都有了自己合适的位置。包括埃拉西亚在内的西方诸国大军在这两天很多都已经开始出发了。十七天之后,这些最精锐的战士都会聚集在飞龙沙漠中,迎接那个巨大的亡灵军团。

而离影旋山脉最远的爱恩法斯特和欧福的部队则都没有动,一则是他们的距离太远,除非全部用狮鸳和飞龙这样的飞行兽,否则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赶到。二则是他们也没必要动。

和波鲁干大人一起来的还有格鲁,他带来的不止是欧福将全体出动的消息之外,还有四颗完整的星之眼。桑得菲斯山脉中的矿藏已经来不及完全开采了,他是凭着一己之力去采回了这四颗。

早就已等在魔法学院的精灵立刻将这四颗宝石带回了低语之森,罗伊德长老和露亚将用最快的速度将之制作成两扇异次元之门。这将是圣骑士团和欧福的兽人大军前去的唯一途径。

阿萨没有感觉到时间是长是短,这段时间他都和塔丽丝在一起。

禹州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新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阳有治癫痫病医院吗
河南省治癫痫病医院
邢台治疗牛皮癣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