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成思危谈股市房市2007年警告泡沫遭攻击

2019-10-09 23:05: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成思危谈股市房市:2007年警告泡沫遭攻击

  《小崔会客》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

  崔永元:各位朋友好,欢迎收看两会特别节目《小崔会客》。今天是小崔会客的最后一期,真的不想跟大家说再见。我们今天请来了一位重量级的嘉宾,他就是经济学家成思危,热烈的掌声欢迎他。您看过我们的节目吗?

  成思危:看过。

  崔永元:我的特点就是胡说。

  成思危:没关系。

  崔永元:尤其是经济领域我不是特别熟悉,今天可能会提很多外行问题。

  成思危:没关系。

  崔永元:如果提错了,希望您能理解和原谅。

  成思危:完全理解。

  崔永元:其实我特别感兴趣您的经历,比如16岁的时候,16岁的时候我正在上初中,准备上高中了,那个时候您在做什么?

  成思危:那时候我也在上高中。

  崔永元:是在什么地方上?

  成思危:我在香港。

  崔永元:应该就在香港工作了。

  成思危:不是。

  崔永元:但是您回到内地了,为什么?

  成思危:因为你们当然年轻,不理解那个时代,那个时代正是中国一个巨大变革的时代,虽然我生长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但是我确实看到旧中国国民党政权的腐败,到香港感到英国殖民主义统治的不公平,当然我个人来说也是抱着对新中国的憧憬,对我们国家未来的这种理想,所以我就一个人,16岁回到了广州。这在你们今天看来,觉得都是很难想象的,但当时那个大时代,像我这样的人还确实不少。我觉得把这一生奉献给我们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这个是最使人感到高兴和愉快的事情。

  崔永元:您可能不知道我的年龄,我是1963年出生的,今年是46岁,我一直在想,我退休以后干什么。但是您46岁的时候想的不是这件事。

  成思危:对,你倒挺研究我的,我是46岁那年,因为改革开放,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到美国学习。当时我经过思考以后,决定不学化工,学管理。因为我是华东化工学院毕业的,一直是学化工的,经过文化大革命,使我懂得了一点,科技救国固然重要,但如果没有好的管理,再好的科技人员也发挥不了作用,你想文化大革命时候一些很优秀的科学家都去,用那时候的话来说,都去修理地球去了,那你怎么能发挥科技的作用?所以当时我说,我就认定了这一条了,改行,要学管理。我相信将来中国的发展要靠科技,但是更加要靠经济和管理的人才,我认为我这条路选择的还是对的。

  崔永元:在美国学习了两年?

  成思危:两年半。

  崔永元:学了两年半,学了两年半回来以后,大家看到了您的成绩单,成绩单是四个5分,一个5+,是吧?

  成思危:不是,最后一年是三个A,一个A+。

  崔永元:三个A,一个A+,这是最后一年?

  成思危:对。

  崔永元:前几年为什么不拿出来给大家看?

  成思危:没有,我没有拿着给谁看。刚去的时候说实话,遇到很多困难,实际学管理,数学和计算机要求是很高的。那么这些对我都是挑战,所以坦率地说,第一个学期的成绩并不好,第一个学期成绩大概我只有一个A,一个B,一个B+。

  崔永元:这是媒体第一次知道,媒体知道都是三个A,一个A+。

  成思危:那我今天告诉你了。

  崔永元:后来您毕业的时候,您的老父亲从台湾去看您,他看到了这个成绩,特别为您骄傲。

  成思危:对。

  崔永元:您父亲我们非常敬仰,那是界的大家成舍我。做的人最崇尚的就是讲真话,讲实话,不讲官话,不讲套话,甚至敢冒说实话的风险。所以您的这种语言风格、做事方式是不是受了父亲很大的影响?

  成思危:这可以说有影响,所以我今天也请大家监督,也请广大的观众监督,我就两个格言。第一个是多说真话、实话,少说空话、套话,不说大话、假话。空话、套话现在一点不说可能不现实,但少说,大话、假话说了就误事了。

  崔永元:对。

  成思危:第二个,就是我在政协的两句话,叫做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我心。谢谢大家。你说话肯定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你要想讨好大家,那个话肯定说的没分量。所以允许人家不同意,但是作为自己来说,应该是觉得我说的话是无愧我心的,我说的是实话,所以我想请大家监督。

  崔永元:您做过十年两会政协委员,做过十年政协委员,做过十年的国家领导人。

  成思危:十年的人大代表,既是国家领导人,也是人大代表。

  崔永元:对。我们觉得好像不是,跟您谈话没有跟领导人谈话的感觉,觉得您很亲近。

  成思危:本来我就是个学者,由于历史的机遇吧,到了领导岗位上。所以我一再说,这个摆架子实际是自信心不足的表现,你如果有自信你摆什么架子,对不对。

  崔永元:对。你看我就不摆架子,我也没什么架子可摆。

  成思危:另外你想一想,我们都是从普通人上来的,当年我们也是拿着饭盒到食堂打饭,当年也是骑着自行车上班,或者挤公共汽车上班,不也都这样吗。你现在当领导了,你还是应该记得当年那种群众的生活。

  崔永元:我特想用今天所有的时间跟您谈谈您的经历,谈谈您的父亲,我们尊敬的一位老人,但是我觉得我们是不是也得顺应一下观众的想法。

  成思危:对,你得顺应民意,今天不是来谈我个人经历的。

  崔永元:我们做了一个街头采访,就是看看大家现在最关心什么,咱们可以谈谈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一起来看一看。

  【百姓建言】

  民众:这个问题咱也看不明白啊,你看这股市你怎么说呀,要是它天天走红,他说咱们走出独立行情了,和国际脱轨了,人家国际涨咱们跌了,还能说咱们受中间影响了。他说那个股好吧,国家有什么利好政策出来你该炒了,他说那叫见光死。你说这还能炒吗?

  民众:股市目前要想搞好的话,一,改进发行制度,第二,把庄家控制好,不让他们搞老鼠仓,第三个应该是上市公司。

  范先生:这年头反正都赔了,赔得挺惨的。第一就是监管层监管的问题。第二就是新股发行制度不是很健全。第三就是信息披露还是不够及时,大小非问题还是得继续监管。

  高铭:我认为北京的楼市、房价还是太高,五环以外的普通住宅,一平米都得七千至一万,而北京普通白领的工资一个月也就三千元左右。这说明什么呢?普通白领一个月的工资买不了五环以外的一平米住宅。

  张先生:目前的房价处于一个低谷,蠢蠢欲动的回升阶段,大家都这样说,具体政策怎样调控,还是有待于国家政策怎么干预了。一平米大概在5000左右。

  杭州市民:我觉得大家都在说做一个房奴很不容易,我觉得我想做一个房奴都不很容易,这就是我对于杭州房价的看法。现在的经济适用房,据我身边的朋友他们去,如果说要去申请经济适用房,这是一个非常漫长而等待的过程。

  杨刚:自己感觉认为,目前来说对于广州这个地方,房价还是偏高了一点,我能接受就是在七千块钱左右一个平方。

  民众:真正等着住房的买不起,经济适用房也买不起,一个工人挣一千多块钱、两千块钱。

  崔永元:刚才我说错了,我说是街头采访,实际上都是上拍客拍的,但是这个话题比较集中,就是两件事,一个是房价,一个是股市,您看咱们先谈那个?

  成思危:随便你。

  崔永元:先谈股市吧,因为我那个还在里头放着,现在是牛市还是熊市?

  成思危:熊市,那肯定的。

  崔永元:这个是怎么划线的?怎么算熊市,怎么算牛市?

  成思危:它应该这样的,如果从中国股市情况看,和国外有点不同,国外一般理论也有几种,一种就是说掉下20%就算是熊市了,这个在中国肯定是不合适的,六千点掉下20%的时候,还有四千多点呢,你怎么能说它是熊市,这是一种说法。另外一种说法就是所谓三阶段论,就是熊市到牛市过度,然后中间上涨,然后再下降,中间这一段就叫三阶段论,这个又太学术性了,因为你怎么去划分那些阶段。

  崔永元:其实真正股民也不见得懂那么多,就是简简单单告诉他就行,现在是熊市还是牛市,现在是买还是抛就行了,他们特别想听这样的说法。

  成思危:这个是两回事,什么时候是熊市?我个人的看法,牛市变熊市,我讲的先是快牛,再变成慢牛,然后再进入熊市。

  崔永元:他们有人说慢牛是您发明的词?

  成思危:那快牛是谁发明的呢?

  崔永元:也是您发明的。

  成思危:不是,简单地说,股市迅速上涨,然后慢慢地下降,但这个时候还不能说就是熊市。因为从总体来说它还是上升的,你和上一轮最高点相比,它还是上升的。比如上一轮最高点2245点,你在三千多点,你怎么说它是熊市呢?实际它和上一轮相比,它涨了一千点,50%。所以我提出来过度期的结束应该是上一轮的最高点跌破了,这是真正进入熊市,在这之前是牛熊之交的事情。

  崔永元:中国的股市您看得懂吗?

  成思危:我尽量看吧,我写过一本书,也发表过一系列文章,我是从学术角度来研究这个问题的,但是也听了很多炒股的人的说法,也在上看了好多人的说法。反正我说就是几条供你们参考。第一条就是股市从长远看,它总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所以你拿了个好股,过十年二十年它肯定涨,这是第一条,一定要看到。第二条,就是股市它本身的作用,既是有效的融资场所,又是有效的投资场所。所以它既要给企业带来低成本的融资,更要给投资人总体上以合理的回报。

  崔永元:比如全民炒股的时候,赵钱孙李都在炒股的时候,您在提醒大家说这是个泡沫的股市。

  成思危:泡沫正在形成。

  崔永元:让大家理智。

  成思危:投资者要注意风险。

  如果大多数,我不愿意用股民这个词,大多数公共投资者没有得到回报,股市肯定是有问题的。

  崔永元:目前就是这个情况。

  成思危:对,这是第二点,这点我觉得也是判断股市是否健康成熟非常重要。如果一个股市只是给企业融资提供了方便,救了企业,但是投资者都损失了,这我想不是一个,就不是股市它完全的功能。以前我们可能比较注重股市的融资功能,特别是当国有企业困难的时候,最初的时候采取的做法是救国有企业。但是如果一个股市不能使大多数投资者在总体上得到合理,我不是说你,你可能投的都是垃圾股,都亏了,那活该。但是总体上要得到合理的回报,合理的回报至少要高于银行存款的利率吧,否则他干吗去冒那个风险,所以这是我想讲的第二点。第三点,股市它是一个适度投机的场所,没有投机,就没有股市了,有人说一个股票的理性价格是它未来的收入折现到今天这个现值。那么我想如果大家都按理性价格,就没人买没人卖了。就是因为对未来的估计有不同的估计,所以有的人认为这个股票的价值现在是低于它的理性价值,所以我要买进,有的认为股票价值高于它的理性价值我要卖出,有买有卖,股市才能活跃,没有买卖,不能活跃。所以说股市是个适度投机的场所。这三点是我对股市的基本看法,这个我讲过多次了,希望大家记住我这看法。

  崔永元:这是基本的看法。但是在关键的时候,您还是有言论的。

  成思危:对,那当然。

  崔永元:比如全民炒股的时候,赵钱孙李都在炒股的时候,您在提醒大家说这是个泡沫的股市。

  成思危:泡沫正在形成。

  崔永元:让大家理智。

  成思危:投资者要注意风险。如果这个增长超过指数规律,就肯定有问题了,这个是一些学者的,这个是某瑞士学者的看法,那肯定有问题。

  崔永元:这是2007年2月说的,中国股市正在形成泡沫,投资者面临投资行为不理性的危险。

  成思危:对,当时我觉得我有提醒大家,其实我不炒股,他亏不亏跟我有什么关系,但是我觉得我有去提醒大家,但是没想到是招致了好大一场风波。有的人甚至把它提到政治高度,说你是在唱衰中国,还有的人给中央写信,说领导人不能这么说话。

  崔永元:我们从上看到攻击您,或者骂您的声音挺多,您估计都是什么人当时?

  成思危:各种情况都有吧,有的人是他买了股票他想脱手,他当然希望它往上涨他才能脱手。

  崔永元:这倒无所谓。当时还有别的人吗?

  成思危:有的人可能想恶意操纵这个股市,你这么一说,他就操纵不了了。因为你知道,有个特点,凡是股市特别热的时候,垃圾股,什么ST股都会被炒得很热,实际这是人为炒作,这种股你要陷进去以后,很可能就血本无归了。

  崔永元:我记得我们那时候刚谈市场经济的时候,最爱用一个词叫看不见的手,这看不见的手是什么?就是市场规律,但是好像您能看见这只手?

  成思危:没有。

  崔永元:挺黑的这个手。

  成思危:对,从我们中国股市来看,确实要想使股市健康,我觉得有四条。第一条就是经济的基本面要好,经济的基本面不好,股市是虚的。第二条,要有好的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不好,它不能给股民以回报,那上那去,创造价值是靠上市公司创造,不是炒出来的,炒的是把你的钱我赚了,他没有能够真正创造财富,真正创造社会财富,是要靠上市公司的。所以上市公司的质量不好,这个是大问题。我曾经发表过言论,是中国上市公司大概有70%左右是不符合国际标准的。质量不是,我还没有说太不客气,这么说,也有人,实际上你看上市公司。第三就是要有比较理性的投资者。理性投资者对他炒的那个股,他应该对这个企业有所了解,不是人家说好他去买,我不知道你怎么炒的,你可能炒的那几个公司的具体情况都不知道,你应该认真去分析那些公司,而且应该以冷静的态度来对待。最简单的一句话,就是巴菲特说的,别人恐惧时候我贪利,别人贪利时我恐惧。或者还有一句话就是,当你兴高采烈时,你要卖出,当你痛哭流涕时,你要买入,这个就是理性的股民。

  崔永元:您看我天天忙着做节目,也没时间研究别的,我怎么办呢我这股票现在?

  成思危:现在熊市底下一般人们说就是两种策略,一种策略就是趴着,你只要拿着好公司的股票。

  崔永元:我可是站着进去的。

  成思危:你暂时趴着,你拿着好公司的股票不动,等着牛市到来以后你再卖,我保证你赚钱。

  崔永元:您也不打听打听我什么时候进去的?

  成思危:那我也不管。

  崔永元:6100点的时候进去的。

  成思危:那是你的问题了。

  崔永元:我是趁火打劫。

  成思危:趁火打劫了。当然我觉得你拿它十年二十年,还可能涨到6100点,没问题,到你退休的时候。

  崔永元:我拿着有啥用呢到时候。

  成思危:你子女就有用了,美国有的人就这样,买了股票,小孩的时候买了股票,等小孩上大学的时候,把股票一卖,小孩上学的费用就有了,所以这是一种策略。

  崔永元:那我替我女儿谢谢你。

  成思危:这是一种策略,还有一种策略就是做短线,炒短线,就是说你不要太贪利,你只要买了一个股票,有5%的上升你就卖,有5%的上升你就够了,你别想还去拿10%,百分之二三十的利润。但是做短线有一个问题,就是你特别辛苦,你得天天盯着,你又没那么多时间。

  崔永元:我得辞了电视台这工作去干那个,然后挣的钱可能还不如这个多呢。

  成思危:不如这个。再一种办法,就是你去买基金,就是让专业理财的人替你做这些事。

  崔永元:您别再说了,再说我就伤心了,因为我基金也套着呢。

  成思危:那肯定,整个股市掉,基金也套着。但是我就说如果你在熊市的时候,你又没有时间去做那种频繁的卖出买入,频繁的卖出买入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并不合算,那你就干脆买基金算了。

  崔永元:我觉得现在跟您聊天挺舒服的,如果我要每次买股票之前都能跟您这么聊一次,那我肯定大挣了。

  成思危:那不行。

  崔永元:但是我在想一个什么问题,就是您想没想过,您当时以什么身份在说话,比如说是以一个普通的公民,是一个着名报人的儿子,还是一个经济学家,还是一个国家领导人?

  成思危:当时我说这话的时候是在迪拜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的时候说的。

  崔永元:能不能说是国家领导人的身份。

  成思危:不是,我声明是以学者的身份,而且我说了一大段话,他只把这段话弄出来了,前头我的话他都没说,股市长远来说,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

  崔永元:经常遇到这种情况,说半天别人摘一句话。

  成思危:断章取义,他就摘这一句话。当然摘这一句话,这句话是我说的,我还是负责的,我说的是我的判断。

  崔永元:您想没想过尽量不说或者少说,因为您一说,股市就会有震荡。

  成思危:问题是不符合我的原则,我不是说吗,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我心,我看到股市有泡沫了,我不说那不是对不起大家吗。

  崔永元:但您一说好多股民就鞠躬尽瘁了。

  成思危:我还跟您讲个故事,最近有个朋友来看我,他感谢我,因为他听了我的话,在股市五千多点的时候他把股票全卖了,所以他感谢我。我说你不用感谢我,这说明你自己有判断力,我希望有更多这样的朋友当时听我的话,可能损失就会小一点。

  崔永元:做他的工作是不挺难的?

  成思危:没有,我没有单独跟他说,他就是听了我公开场合下的讲话。

  崔永元:对,因为那个时候好像五千多点很少有人愿意卖,因为传闻都说很快到八千多点,到奥运会之前到八千多点。

  成思危:你说这个还不对,有的人说是万点可期,马上可以到万点了。

  崔永元:万点那是内部消息,没告诉我。

  成思危:还有一种说法,你肯定看到过,叫做黄金十年,就十年大牛市,这个我是坚决反对,因为股市的规律就是波动性的,有涨有跌,暴涨之后必有暴跌,这个话当时他是听到我这句话的。

  崔永元:现在是两千一百多点,咱们谈话这会儿不知道是升还是涨,反正是熊市的状况,您估计什么时候能有一个上升的势头,再回到慢牛或者快牛。

  成思危:这问题只能讲个人的分析了,我是分析过这个问题,这实际上跟整个经济形势,处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处在金融危机影响下,我的分析是我们国家今年下半年会比上半年好,明年会比今年好,我去年11月在广东就讲过,2011年我们应该能够恢复到比较正常的增长势头。如果按照这样的估计,股市一般是比实体经济要提前或者滞后,就是它掉下来,你看我们股市掉,是在我们经济下滑之前掉的。上升的时候,它也会在经济上升之前上升。这样,假定2011年是可以恢复到正常的增长,那应该说2010年下半年股市应该回升。

  崔永元:希望大家能记住您的全文,您说的是假定。

  成思危:因为股市的先导作用。还有一个方面你可以分析,中国这十多年来,股市的熊牛交替,有的人说是六次,有人说是四次,不管六次还是四次,你可以看到每次熊市和牛市的交替中间都是两年左右,两年左右。当然我绝对不可能准确地说,你从我们上次进入熊市到2010年下半年,也是两年左右,所以根据这两个判断,我是做出这么一个假想。但是我要声明,仅供参考,如果有损失,自负。

  崔永元:我听您的,毕竟是经济学家。

  成思危:不,经济学家,第一,预测永远是测不准的,测准了就成神仙了。但是预测又是必不可少的,没有预测你没有方向,所以经济学家的话不可全听,也不可不听。

  崔永元:您听说过这句话吗?说经济学家分好几种呢。

  成思危:对。

  崔永元:您听说过都分那几种吗?

  成思危:这个我想我不便于得罪经济学家。

  崔永元:我来得罪。

  成思危:你来得罪吧。

  崔永元:有一部分就是有独立思想能力的经济学家,他是在研究经济规律,面对市场说事。有一部分经济学家屁股决定脑子,所以他可能在为某一些利益集团说事。有一些经济学家,是认为现在经济学家头衔比较好听,是文学家冒充经济学家,差不多就分这么三类。

  成思危:不单文学家,其他的也都冒充。

  崔永元:漫画家。

  成思危:有的科学家也会这样。

  崔永元:这个是比金融危机让人更痛心的事。

  成思危:这个我觉得是这样,要看你怎么看。首先一点在社会利益多元化的情况下,真正能够坚持独立思考、公正的人是不容易的,因为这个利益多元化。假如你担任了一个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你多多少少总会要受它的影响,因为你拿它的董事费,对吧。

  崔永元:我没当过,可能不会吧。

  成思危:如果,我说是如果,你可能有这种情况。有的经济学家本人就是什么公司的总经理,那你说他能非常客观来看问题吗?那肯定是不行了。我说这个有泡沫,他就肯定要反对了,因为他的股价就上不去了。所以这是一种情况。至于冒充经济学家,我觉得要客观分析,当然一点来说,对于他们本人可能对经济学不了解,认为经济学很简单,谁都能说几句,特别说几句大家爱听的话,这是一种。但是另一种,也有些人确实出于关心,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有的科学家虽然不懂经济,但他出于对经济的关心,他也来发表点意见,尽管意见在内行的经济学家看来是外行话,但是如果他的动机是出于忧国忧民,我说这个不要过分责备,如果大家都关心国事,我们国家才能有希望。所以你这种说法会挫伤我们的年轻朋友,他们虽然不是经济学家,但是他们也可以对经济学、经济问题发表他们的意见。

  崔永元:对,我没事,我就是以说话伤人起家的,怎么想就怎么说,我想大家能理解。咱们说说房价,其实您最近的一个言论特别有意思,我看有友评论说是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其实好多人知道这个内幕,但是不愿意说,您说出来了,也就是房价的构成。

  成思危:对。

  崔永元:您再给大家说一下,省得又有人断章取义。

  成思危:那是2005年的时候,我的博士生做的一个研究,因为开发商不不愿意公布房价成本,那怎么办呢?我们就做了一个房价的所谓参比模型,然后对北京、上海、福州三个点做了核对。核对的结果大概是这样,就是成本,包括土地价格占50%,政府的税费占20%,开发商的利润占30%,这个是我当时有数据的,我记得你们经济频道采访的时候把数据都给他了。我说了,开发商这30%里头有一部分是灰色成本,说白了,就是行贿的成本。这个话是,就是他为什么不愿公布,是有这个关系在内。但是上一炒,成了我说了30%是行贿成本,这个就不对了,那开发商不赚钱了,那不可能,所以这里头有一部分是灰色成本。而且对这个问题当然我还做过分析,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开发商主动去行贿,这个肯定是法律要处理的。还有一种是有权力的政府工作人员索贿,你不给我钱我就不给你批,不给你办。像揭发出来这些,包括有的管土地的,从成克杰开始都是这样。当然他行贿不对,但是我曾经跟贺国强同志说过,我说我的看法是索贿比行贿还要罪加一等。

  崔永元:您先解开我们心中的一个谜,比如说按照国际惯例,房地产开发商的利润大概在多少算是合理的?

  成思危:这个是他牵涉到很多因素。

  崔永元:比如假设没有行贿这件事。

  成思危:假设没有行贿这件事,我觉得是这样,他的利润应该是在15%左右。

  崔永元:这算是国际惯例,是吧。

  成思危:为什么呢?上也在炒,说5%,不行的,为什么?因为开发商的开发出来的房子不是马上卖掉,他有一段空置期,但这段空置期的时候,他的资金,因为他的资金大部分是从银行拿来的,他得要付银行的利息。另外就是说房地产的市场是波动的,所以利润不可能是固定的,房地产涨的时候他可能利润高,房地产跌的时候他可能利润低。所以从国际上来看,根据我的了解,大概是15%左右,这个数我也跟当年的建设部长汪光焘同志也交换过,他也认为这个数还是可以的。

  崔永元:如果我要是房地产开发商,我可能也有一句话想说,因为灰色这部分非付出不可,所以必须把利润做到30%。

  成思危:所以我就说了,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就是要反腐败,要反对索贿,如果没人索贿,他就不是非付不可了。

  崔永元:在您发表言论的时候,总是有人愿意把您归到一个阶层,比如在替股民说话,或者在替上市公司说话,或者在替买房的人说话,或者在替房地产开发商代言,您怎么对待不同时期给您的这些称号?

  成思危:这个说实话,既然说话,就不要怕人家有不同意见,这里大概四种情况。一种是无知,就是他根本不知道我说话全部是什么,只是看到报纸上那一句话,而且我刚刚说的,30%是腐败成本,那这个肯定那就说了,你这话不对,这个是一种。第二种是误解,误解什么呢?就是由于他受一些舆论的影响,他是有误解。第三种是偏见,就是他认为我说的话不符合他的利益,他就反对,是一种偏见,实际我说的话肯定是,我认为我是站在我认为正确的立场上,但是他认为这句话不符合他的利益。第四种是成见,那是看到我就烦,凡是你成思危说的话就反对,这个上也有,没关系。

  崔永元:就这四种吗?

  成思危:大概就这四种。

  崔永元:还有一种呢,还有一种合理。

  崔永元:我听完您讲的,我起码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如果政府在用地政策上能有一些细微的调整,然后再加强反腐败的力度,这房价至少有20%的降价空间。

  成思危:开发商应该也还可以。

  崔永元:开发商再让让利,那就20%以上。

  成思危:但是我估计在近期很难做到,现在政府已经做到在税费这些方面减少了,而且也鼓励合理地买第二套房,合理的我讲的,不是去炒作,不是去炒房,第二套房。实际上我觉得,这真正是让房地产正常发展,所以现在就是中等收入阶层应该理性地来看待住房问题,不要想国家来补贴,如果你符合补贴条件,那你就不是中等收入阶层了,不要想国家来补贴你不应该补贴的。另外房价是要降,但是你自己也要有个适度消费。你刚毕业的大学生,两口子,像刚刚有人说三千块,他收入三千块,你一个人收入三千块,你买房,你肯定要结婚,结婚两口子收入就六千块,那就不一样。如果你一人收入三千块,你还想买个一百平方米的房子,那这根本不合理。我算过,北京两口子如果大学生三千块,当然买七千到一万,就刚才说的,七千到一万的房子,他是可以买得起的。这你们可以自己去算。所以适度消费我觉得非常重要,至于你将来收入提高了,你再去换,买好的房子,你不要想一步到位。你一步到位的话结果就是啃老,把你父母的钱拿来,一个就是现在所谓房奴,你每个月一半的钱要交按揭,那当然使你的消费可能就会受到影响。

  崔永元:对,其实这个事情说起来不那么简单,可以一项一项细致说很多呢。

  成思危:对。

  崔永元:您现在离休了,是不是不是特别紧张了?

  成思危:我现在叫退而不休,就是说学术的活动还是很多,请我演讲的很多。

  崔永元:其实这也算学术活动的一类。

  成思危:今天,今天还是应该算媒体采访,因为今天我又没拿,又没跟你们讲什么公式,对不对,只是回答你的问题,你也说实话,我跟你真的讲那些东西,你也不懂。

  崔永元:我也听不懂,对。

  成思危:所以今天不算学术活动,算是跟公众的一种交流活动,跟媒体的交流活动。

  崔永元:我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您要不是特别忙的话,经常到我们节目来一来,那怕讲的深一点,多讲几次我们就懂了,懂了以后大家可能就会更理性,对大家都有好处。

  成思危:那可能会影响你的收视率了,就有人说你老找他,烦不烦,你收视率会降低。如果你不怕牺牲收视率,我倒不怕多讲。

  崔永元:我们可以炒作,我说我们半年就做他。

  成思危:那谢谢了,我也受不了。

  崔永元:然后他们在上就会骂我们,然后说你半年都找他,你说什么呢,都在看,收视率就上去了,也是一种思维可能。

  成思危:不过实际上我出了不少书,愿意看的话,看我的书就可以,别看上的那种片断的报道。

  崔永元:看完整的书。

  成思危:对,比如股市我专门出过一本《中国股市》,分析中国股市的。另外还出过一本《论金融改革》,那里头有很多讲对股市的看法。房地产,我2000年和一些专家出过一本《中国城镇住房制度改革》,这是目标模式和实施的难点,这我们都出过书。只有这样,因为你只有了解对方的观点,才有辩论的必要,否则抓住一句话,说实话这些我都不理解。

  崔永元:没什么意思。

  成思危:没意思。

  崔永元:您还会不断地出来发表言论吗?

  成思危:我想只要有这个需要,我会发表。还是那句话,就是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我心。

  崔永元:现在对知识分子来说,最宝贵的就是独立思考的能力了,我不知道您怎么培养您的学生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成思危:这个你要问我的学生,反正我的原则第一,是尊重他们的首创精神,就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就是说我每个月跟他们有一次到两次的会,在这次会上他们向我提问题,我回答他们的问题,相互交流,因为平时通过电子邮件,相互交流。但是我的原则就是:第一,鼓励他们自己独立思考,他遇到了问题,我还非常希望他们不仅是提出问题,而且提出他自己的见解,然后我再说我的见解。直呼其名,永元、杰克,就这么叫的。另外在课堂上有不同意见,当场就可以跟老师提出来。这个是我们教育改革,要培养有创新型人才非常重要的一点。

  成思危:你这不房市股市的,怎么又转到教育上去了。

  崔永元:对,因为我觉得只有有独立思考的这种人才,才有可能把更多的事情看清楚。我们这个两会特别节目《小崔会客》到今天就全部播出完了。我们也欢迎观众朋友和友朋友提出你们的意见和建议,表扬也好,骂也好,希望是你们独立思考的结果。谢谢你们,再次感谢成先生。

  成思危:谢谢大家。另外我要向大家道歉,我不知道你们一点来了,刚才我打给我的学生,我才知道你们一点就在这儿等着了,我要知道你们一点来了,我就一点半来了,谢谢大家。

手机品牌
民生历史
装修日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