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两百二十二章 愚蠢的人类!

2020-01-17 04:37: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两百二十二章 愚蠢的人类!

站在这苍茫大地上,云沫苏竟有数秒的怔愣,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很快,她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被动进入的碎片空间,而且是秘境模式?”

这里没有比赛,她也没有变成另一个人,所以只可能是秘境模式的碎片空间!

唯一出乎她意料的是,进入这里后,所有人似乎被随即转移到了其它地方!

比如她,原本是跟郁清持在一起的,可现在郁清持消失不见,想必是被随即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就让人有些头疼了。

云沫苏皱了皱眉,却没因此而乱了阵脚,她可不是没了别人就不行的小女生啊!

“首先,弄清楚这里的情况吧。”

云沫苏抬手放到心口处,将月悬拔出,握在手中,以防有敌人靠近!

紧接着,她小心踏出了一步——

“啪嗒。”

没有异样。

这里似乎只是个普通的荒原,除了土地山峦是红色以外,再无什么异样机关。

见此,云沫苏放下心来,她环顾四周,就见前方不远处,有个小山包,地势极好,可攻可守,她立刻朝小山包走去。

然而——

“啪!”

刚跑出两步,她脚下一个趔趄,像是被什么绊到了,差点摔倒!

云沫苏一惊,低头一看,就看到了一根尖锐白骨,斜斜从土里刺了出来,露出一小节,因为沾满了红色泥土,所以不太显眼。

刚才绊倒云沫苏的就是它。

见此,云沫苏心中一凛,立刻蹲下身来,从手环中取出一把铲子,开始挖土——

这次来碎片空间前,她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各种干粮,与野外需要的器具,一应俱全。

“吭哧吭哧……”

红色泥土被她挖到一边。

随着土地的掘出,云沫苏隐隐闻到了一股血气。

很淡,可飘忽不散!

宛若从土地深处传来!

云沫苏抓紧了另一只手里的月悬,边警惕,边挖土。

很快,以她的体力,挖出了一个大坑!

白骨下方的东西,也逐渐出现在她眼前——

这是一具尸体。

非人类,而是某种奇特的灵兽,宛若一只没有毛发的大猫,足有云沫苏体型的一半大小,通体呈现黑色,上面隐约可见细密的鳞片!

令人惊讶的是,这灵兽的尸体没有丝毫腐烂的迹象!

而刚才突出土里的,仅仅是它的爪尖!

这是什么灵兽?

云沫苏一脸迷茫,她从未见过这般奇特的灵兽!

用铲子戳了戳,确定没有问题后,云沫苏一铲子将灵兽尸体挖了出来,放在地上。

“啪。”

这时,灵兽被云沫苏翻了个身,她立刻看到在灵兽的腹部,有一条长达半米的口子!

像是被什么尖锐的物体撕裂开了!

更让人惊悚的是,灵兽腹中的内脏肠子等物,已经消失不见!

很明显,是被吃了!

蹲下身,云沫苏朝灵兽的爪子轻轻一抹——

“嗤。”

瞬间,她的指尖破了一道小口!

“嘶……”云沫苏倒吸一口凉气,诧异的看着灵兽爪子,“竟然如此锋利?不知它的防御如何……”

说着,云沫苏毫不犹豫,抬起月悬一砍——

“铿!”

竟然……

只是破了一道小口!

见此,云沫苏更是惊讶。

“到底是什么东西,把防御这么变态的灵兽给撕开了肚子?如果那东西还活着……”

想到这里,云沫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如果那东西还活着,自己可就死得惨了!

思绪一顿,云沫苏很快恢复淡定,她也没闲着,立刻拿起月悬使出吃奶的劲将这灵兽的皮与爪子剥离下来——

这可都是好东西!若是作为武器,绝对是杀人利器!

做完这一切后,云沫苏刚打算离开,眼角却有一道银光闪过,她一愣,下意识看向那个挖出灵兽尸体的土坑,拿起铲子又刨了刨——

“铿!”

很快,挖到了什么硬物!

云沫苏立刻将它用铲子挑了出来!

“啪嗒。”

那东西落到云沫苏脚边,她瞳孔一缩,“这……鳞片?!”

在云沫苏的脚边,是一块巴掌大的金色鳞片!

像是什么巨兽身上剥离下来的!

反射出金属光泽,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即便是隔了一段距离,云沫苏也能隐隐感觉上面传来的一股威压!

仿佛从远古而来,带着洪荒古老的气息,不知是幻觉还是什么,她甚至能感受到这块鳞片上的压迫感!

高傲!对她不屑!

云沫苏一愣,立刻伸手想要将鳞片捡起来——

“我的妈!好重!”

这鳞片看起来轻飘飘,可没想到拿在手中居然有好几斤重!

“看起来也是个宝贝,收起来好了,回头遇到郁清持,让他帮我鉴别。”云沫苏想着,打算将鳞片扔进空间灵器,然而——

一秒、两秒、三秒……

“嗯?”云沫苏盯着手里的鳞片,十分诧异,“怎、怎么没反应?”

紧接着,云沫苏又试了好几次,想把鳞片放进空间灵器,然而鳞片依旧在她手里,动也不动!

这鳞片,居然无法收进空间灵器?

“见鬼了!难不成这块鳞片还是什么活物不成?亦或这也是什么空间灵器?”

云沫苏心中一惊——

空间灵器大部分东西都装得下,但唯有两个意外!

第一,空间灵器不能装载活物!

第二,空间灵器不能装载空间灵器!

这也是为什么云沫苏要把多余的空间戒指全都串在银链上待在脖子上的原因了。

心中好奇,却碍于现在处境不明,云沫苏暂时压下了疑惑,将鳞片揣在怀里,然后朝那小山包走去。

这小山包临近一面陡峭的山壁,中间有一个凹形的空隙,云沫苏缩在那里,再将之前从洪切谷那里得来的法阵布下,这样一来,外面就算有人经过,也看不到她,感知不到她的任何气息,只能看到一个空荡的山包!

做完这一切,云沫苏立刻在地上铺了个毯子坐下,将怀里的鳞片拿了出来。

“如果这是空间灵器,我滴血认主应该会有反应吧?”

云沫苏想了想,立刻将之前被灵兽利爪划破的手指伸出,费力挤出一滴血,抹在了金色鳞片上。

然而——

一秒、两秒、三秒……

依旧是毫无反应!

云沫苏顿时有些泄气的把鳞片扔到地上,嘴里纷纷到:“这是个什么玩意嘛!”

可就在这时——

“愚蠢的人类!肮脏的人类!低贱的人类!把你脏兮兮的血给我擦干净!别污了我的身子!”

鳞片之中……

竟然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仿佛气得跳脚!

当阳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宁夏自治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大庆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南充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营口治疗早泄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