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江苏溧阳为保污染钢厂逼村庄搬迁村民被迫歇

2019-10-14 07:22: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苏溧阳为保污染钢厂逼村庄搬迁 村民被迫歇耕

  【江苏溧阳:为保污染钢厂 逼走多个村庄】江苏省溧阳市申特钢铁厂卫生防护距离不达标,环评不过关。可当地政府却不把钢铁厂搬走,反而是逼着周围村庄的村子搬迁,村民被迫歇耕,生计无保障。面对村民的质疑和呼吁,申特钢铁和当地环保部门拒不回应。村民该如何捍卫自己的利益?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展开调查……

  被污染逼走的牛车垛村:几百号村民整体搬迁

  这是江苏省溧阳市溧阳经济开发区内的一个村庄,名叫牛车垛村。村子里绝大部分房屋已经被拆掉,地上狼藉一片。不过,在这片废墟之中,依然可以看到几栋房子比较完好,其中一栋房子里还有住户。

  江苏省溧阳市溧城镇牛车垛村租住户:我是外地人,在这租房子。

  :在这租房子啊?

  江苏省溧阳市溧城镇牛车垛村租住户:是。

  :那现在在这的,基本上都是租房子住的,是吗?

  江苏省溧阳市溧城镇牛车垛村租住户:嗯。住到那边去了。

  :为什么都拆迁了。好好的,为什么搬迁了?

  江苏省溧阳市溧城镇牛车垛村租住户:不知道啊。

  这位住户说,她来自外省,在马路对面的申特钢铁公司打工,对牛车垛村搬迁之事并不知情。不过,在村边的菜地里,终于找到了一位村民。

  :这村子是拆迁了,还是咋的?

  牛车垛村村民:拆迁了。

  :是为什么拆迁呢?

  牛车垛村村民:主要是污染啊。以前这个菜,这个里面都是灰,都是灰。现在,时间长了,就是这个地方,全是灰。从钢厂出来的污染的,今年还少了,去年这个(里)全是(灰)。

  老人告诉,牛车垛村与申特钢厂只隔了一条公路即江苏省241省道,村子十年来一直遭受钢厂飘来的粉尘和烟雾污染。

  牛车垛村村民:烟呢,它晚上偷偷放。现在好一点了,据说它搞什么,过滤了什么东西的。

  :过滤?

  牛车垛村村民:是,要往年这个菜,你要洗的话,不容易洗,全是这个东西。

  :哦。就是钢厂放出来的东西,它什么时候开始使用过滤设备的?

  牛车垛村村民:听说它早就装好了。问题是它不怎么用。

  :嗯。

  牛车垛村村民:它就省点钱,不用。

  就在与老人谈话时,从申特钢铁厂几个烟囱里一直有雾气排出,颜色发白持续排放的雾气应该是蒸汽,不会污染大气。但是,有的烟囱里不时有黄色或灰色的烟雾排出。

  牛车垛村村民:看到没?就是那烟。

  :哦。那一块儿。

  牛车垛村村民:右边那个远处,烟,不是蒸汽,发黄这烟。那边是蒸汽。这个烟都是有味道的。看吧,侧面冒黄烟,明显的黄烟。而且远处,这一片黄烟,横着一排。

  老人说,钢厂在白天都是间歇性排放烟雾,大量排烟都在晚上偷偷进行。另外,他还发现,村子里最近突然出现了一些化工废料。

  牛车垛村村民:它肯定是化工的东西。它都是晚上偷着往这里倒,白天看不到。

  《经济半小时》:这个量不大啊。

  牛车垛村村民:量不大但到处是,污染啊。你这个拆迁了以后,这个地方还要,有人生存,还要种地,还要干什么。

  《经济半小时》:一下雨,雨就渗到地下去了。

  牛车垛村村民:渗到地下去,就影响水源了。对呀。你看这是什么,这都是化工的东西,对不对。我不在行,但是这肯定是化工的东西。刚倒的时候,气味浓得不得了。

  这些化工废料五花八门,散发出刺鼻的气味。老人发现,这些废料是牛车垛村六月份搬迁之后才出现的,并且越来越多。老人说,牛车垛村几百号人,就是被申特钢铁厂的污染给逼走的。

  《经济半小时》:是什么部门主导你们拆迁的?

  牛车垛村村民:县政府和镇政府。

  《经济半小时》:县政府和镇政府,他们也知道这边,可能对老百姓生活有影响?

  牛车垛村村民:知道,早就知道。我们跟钢厂是(像)一家,一刮西南风全是烟。

  客观说,在溧阳经济开发区牛车垛村了解到的情况出乎《经济半小时》的预料,污染类的节目已做过很多,通常如果工厂污染,影响了居民正常生活,工厂会被搬离居民区,但在江苏省溧阳市,怎么会因为工厂污染,把一个村子的村民整体搬迁呢?这个村子的搬迁真的是因为污染吗?继续进行了调查。

  钢厂周围几个村庄同样饱受污染之苦,搬迁村民被迫歇耕,生计无保障。

  从牛车垛村向东约一里路,是朱家埠村。这个村子与申特钢铁厂直线距离九百米左右,与钢厂隔了一个牛车垛村,村民们说他们也深受钢厂污染之苦。

  朱家埠村民:臭气,一股臭气,臭得要关上房门,一股臭气。

  《经济半小时》:一股臭气,刮什么风的时候,这里污染严重?

  朱家埠村民:西风。

  朱家埠的村民告诉,每到刮西风的时候,钢厂的烟雾和粉尘就会飘到这个村子来,有时烟雾刺鼻难以呼吸。

  朱家埠村民:从那边放(烟)气,动不动,一股气放出来,我们不是经常咳嗽。

  采访时大约是下午四点左右,从村子向钢厂远远看去,时不时能看到烟囱里排放出的不明烟雾,这些烟雾颜色较深,不像白色的蒸汽。

  朱家埠村民:它天天这样。

  《经济半小时》:白天还是晚上排得多一点?

  朱家埠村民:晚上排得多一点。晚上它就几个烟囱一起冒,又没有人拍照。

  当晚在申特钢厂周围进行了拍摄。这是旁晚时分从远处拍摄到的画面,发现,在两个装置之间,不断有黄色的烟雾冒出来。

  朱家埠村民:那边有一块,看这儿,往前走,走到厂北边那条路上,看这块是黄烟。

  :从那儿出来的?哦,烟浓得很。

  朱家埠村民:这儿罐子旁边。

  :开过去开过去。

  然而等到靠近钢厂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几乎什么也看不到了。

  :什么都看不见。

  钢厂工人:对,我们这里,白天间歇性地排放黑烟。晚上的话,就放开来可以排了。就是这种情况,厂里面一直这样子的。

  :像那些黄烟,那些烟是,它为什么选在晚上排呢?

  钢厂工人:晚上的话,趁着夜色的话,可以随便地(排)放。在夜幕之下什么也看不见。排放了以后,什么也看不见。

  朱家埠的南面是蒋巷村,这个村子与申特钢厂的直线距离同样不到一千米,村民们说,他们常年被钢厂飘来的烟雾所困扰。

  蒋家巷村民:那个污染太大了。

  :污染太大了。

  蒋家巷村民:是。

  :是什么污染?什么东西?

  蒋家巷村民:灰尘那么多,烟比较浓的。因为刮西风的时候,烟比较严重。很多黑烟,很黑的黑烟,还有铁屑。还有白的粉(尘)。

  :白的粉(尘)

  蒋家巷村民:是。

  :会落到那儿?

  蒋家巷村民:落到护栏,全部都是。

  :光这些,有没有其它的污染呢?

  蒋家巷村民:还有其它,烟。

  :烟?

  蒋家巷村民:烟也冒出来。

  :一般烟是什么颜色的烟?

  蒋家巷村民:黑的。

  朱家埠和蒋巷村都在牛车垛村的东边,距离申特钢厂九百米左右,村民们说,他们十年来一直遭受钢厂烟尘污染之苦,多次反映没有结果,但没有听说村子要搬迁。在申特钢厂北面约六七百米,有一个村子叫新基村,绝大多数住宅已经被拆掉,只有几户住宅依然完好。

  :没有搬走的大概有几户?

  新基村村民:现在,一共现在还有九户。

  :还有九户,为什么搬走了?

  新基村村民:都搬走了,拆迁。

  :为什么拆迁?

  新基村村民:污染。

  :污染?

  新基村村民:嗯,黑的烟。

  :烟。

  新基村村民:嗯,烟就飘过来了。

  :有气味。

  新基村村民:嗯。

  既然住在这里有污染,多数人已经搬走,这几户人家为什么不一起搬迁呢?

  新基村村民:为什么要拆?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拆?

  老人说,村民们世代居住在这里,种地为生,不能因为十年前来了一个钢铁厂污染环境,就让村子搬走,所以他们九户没有在搬迁的协议书上签字。不过,新基村大多数村民已经搬走了。在村边巧遇了几个已经签字搬走的村民。

区块链
亚冠
野史秘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