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顾道长生 第三百四十一章 日期临近

2020-01-16 19:33: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顾道长生 第三百四十一章 日期临近

一云在江之北,梦在江之南。东抵蕲州,西抵枝江,京山以南,青草以北,皆古之云梦——这段话说的,便是先秦时的云梦大泽。

云梦泽在全盛期,水域总面积可达26000平方公里,后来泥沙沉积,分为南北两部。长江以北成为沼泽地带,长江以南还保留一片浩瀚大湖,即为洞庭湖。

洞庭湖在古代也有近6000平方公里的面积,但由于大量泥沙的持续灌入,以及近代疯狂的围湖造田,围堤造坝等等,终于萎缩到了2623平方公里。

以前长江水患甚少,就是有这里作为天然泄洪地,结果建朝以来,洞庭湖反倒成了洪灾区。面积缩减,蓄洪能力急剧下降,又有湘、资、沅、澧四水环绕,已然不堪重负。

仅统计50年来的数据,洞庭湖就发生过35次水灾。

“啧,时间对不上啊!”

酒店内,顾玙放下一本资料书,喃喃道:“50年来……这三具铁枷是1980年发现的……哦不,是宋代就发现了,但是没有移动……而清朝也有洪灾记载,那就说明不是镇压水患了。”

他又摸出,上面是小斋、张金通、吴松柏等人的消息。好吧,他也觉得尴尬,可没办法啊,现代修仙嘛,通讯方便,没理由弃之不用。

想想以后双方茬架,各种放狠话:孙贼你等着,我这就摇人!等我师叔过来,一雷劈死你丫的!

要么就是:哇,前辈真是肤白貌美,细腰长腿,互粉一个吧。

艾玛,像素都糊了!

再说这边,他发现铁枷古怪,便群发给一干人等。那帮家伙也很重视,纷纷发表意见,大抵相同:铁枷要么是镇水的,要么是镇妖的。

吴松柏说的最肯定,应是“断蛟螭之害”所用。于是顾玙找来当地的科普书籍,翻看一遍,已将镇水排除,那自然是后者了。

蛟螭啊,比黄鳝大好多,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顾玙可以想象,洞庭湖再这么作下去,早晚会吞掉周边城镇。他也用不着提醒,一路所闻所见,国家已有安排,正有条不紊的组织撤离。

由于迹象尚不明显,他没有深入勘察,只在岳阳呆了两日,又去君山岛看了看。

君山岛很小,但地势清奇,由大小七十二座山峰组成,被列为天下第十一福地。岛上名胜甚多,他重点考察两点,飞来钟和柳毅井。

飞来钟相传是杨幺起义时,朝廷派兵围剿,忽从天上飞来一口巨钟,钟声阵阵,催醒义军,而后奋起抗敌。

原型有一丈多高,大数围,重4000余斤,在人道洪流时被砸,这个是复制的。

柳毅井也差不多,一个水泥台子,戳着一口水泥井,井还豁开一个口,修了几级台阶。游客可以踩下去,近距离摸摸井水。

而且牛逼的是,柳毅井有两处,一处在君山,一处在太湖东山。柳毅也很忙啊,一会钻洞庭龙女,一会钻太湖龙女……

经过数年探索,顾玙算摸清了,像这些带有神话色彩的民间传说,多半不靠谱。真正在历史上留名的,有过辉煌,传过道统的前辈,那才是真宝。

其实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夏国到底有没有神?

上古人道,后转仙道,都是有据可查,唯独神,只存在民间故事里。按封神演义的说法,神是天庭公务员,乃玉帝封赐,但玉帝有没有都不清楚。

如果有神,那修成地仙,甚至天仙的大能算什么?仙大,还是神大?或者说,神,只是仙的化身?

如果没有,道门的那些供奉信仰又讲不通。比如王若虚一脉,供的就是王灵官,王灵官是神,但他是萨天师的徒弟,萨天师可是仙。

再比如茅山一脉,很多符箓都是请神咒,这些“神”又是从哪里来?

顾玙倾向于没有,觉得神只是仙的衍化,怎奈信息太少,只能以后再探。

…………

11月10日,霜。

随着比斗日期临近,龙虎山已经成了全国人民聚焦的核心。自暗戳戳的将“道法现,鬼怪生”的消息散播之后,各大宫观早被踩烂了门槛。

有的死皮赖脸拜师学艺,有的一掷千金求三清保佑,还有的世界观崩裂,专门前来怒斥以求心理安慰的。

龙虎山贵为正一领袖,自是光芒万丈,天师府门前从早到晚,就没断过车辆。人来人往达官显贵,真应了那副楹联:山中宰相家!

如今更是热闹,四面八方,在此汇聚,尤其是临近的闽、粤、鄂、湘、浙、皖六省,别说火车,连客车都被包圆了。

每天上百辆客车和无数私家车奔来,分分钟挤爆了鹰潭市。

白雨,23岁,工作一年,是个正经的岳阳小伙。长相不帅,但身高马大,喜好健身,有着标准的倒三角和人鱼腹股沟。

别看他外形猛男,喜好却非常宅男,跟小伙伴组建了一个COS社团,没事就去漫展上各种浪。

眼瞅着快到13号,他耐不住心中激情,特意请了年假,跟朋友奔向龙虎山。

着装也很统一,古风改良,人手还拿着家伙事儿,什么拂尘啊,铜铃啊,罗盘啊,搞得像模像样。剑不敢拿,现在查的特严,木剑也不行。

他们拼死拼活抢到了几张票,一上车,众人皆惊,还真以为是道士。不过细瞅之下,晓得是COSPLAY,也就没放在心上。

“嘟嘟!”

出发时间将至,司机按了几下喇叭,白雨正在跟朋友闲聊,冷不丁一抬头。

“卧槽!”

他吓了一跳,因为从车门口突然上来一位,没有半点脚步声,就像一片羽毛被吹进来似的。

而他再看,忍不住乐了,这位穿着宽松的长袖长裤,古式盘扣,手里提着一只木匣……同道中人啊!

此人走到自己的前排,把木匣放到行李架上,然后一坐,自有一股清汤挂面的气质。

白雨性子活泼,搭话道:“哎,哥们,你也去龙虎山啊?”

“嗯,你也是?”

“哈哈,不光我,这车里全是!”

“那边允许观战么?”那人略微奇怪。

“不知道,就算不允许也没事,长长见识呗。”

正说着,车子轰鸣一声,缓缓发动,迎着朝阳驶离了岳阳城。白雨颇有身在江湖之感,忽叹道:“我做梦都想不到有这么一天,这不就是书上写的武林大会么?八方来客,四海宾朋,群雄争霸,豪情冲天。”

“……”

那男子瞧着他自嗨,不禁流露出一种关爱傻子的眼神,不再接茬,自转过头闭目养神。

(晚上还有……)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专家号
安庆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贵阳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深圳治妇科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