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谈银行业风险问题

2019-10-09 16:43: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谈银行业风险问题

今年以来,银行业的风险问题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6月,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大幅飙升,引发了市场对于银行“钱荒”的讨论。此外,地方政府债、影子银行等也被视为银行业潜在的风险因素。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平台贷款余额达到9.7万亿元,较去年末增长4000亿元;银行理财资金余额9.08万亿元。

随着宏观经济增速的小幅放缓,我国银行业总体情况如何?风险是否处于可控范围内?地方政府债务、影子银行是否会对银行业产生不良影响?如何防范这些风险?围绕这一系列问题,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接受了的采访。

:您如何评价今年上半年银行业的整体状况?

尚福林:今年上半年银行总体运行平稳,同时银行结构也在趋于优化。商业银行各项存贷款、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净稳定资金比例等5项主要指标与去年同期相比持平或略有提高。

从银行资产结构上看,信用卡消费、保障性安居工程、企业并购、“三农”和小微企业这5类贷款的增速远高于平均贷款增速。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产能过剩行业贷款,以及理财产品和信托产品融资4类融资的增速都在放缓,说明银行业信贷结构调整出现了积极的信号。

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银行的风险压力在加大。截至6月底,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是0.96%,比年初增加了0.01%,风险有所上升。同时,影子银行和地方融资平台贷款规模有所增加。此外,流动性也出现了短期的拐点。[1][2]下一页:今年6月,银行间市场出现了罕见的流动性紧张局面,隔夜拆借利率盘中一度攀升至30%,这是否意味着银行业风险正在上升?

尚福林:这主要是由于市场预期出现了调整,市场主体的行为也就相应发生了变化。今年6月以前,外汇呈现持续流入的格局,进入6月后,突然出现了外汇流入减少的情况,对于这个因素的变换,市场上并没有充分的预期。

随后,市场主体的行为也就相应地发生了变化:资金充裕的机构此时不愿拆借资金,资金紧张的机构希望拆入资金,这就造成同业拆借市场上利率短期内上升。

目前,流动性并不紧张。现在银行业的货币供应量和资产情况比较宽裕,同业市场上银行所占的头寸达到1.5万亿元,备付率在1.2%至1.3%左右。

综合来看,银行体系总体上运行平稳。商业银行存贷款、资本金收益率、不良资产比例以及存贷比指标和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有的还比去年同期略好一些。同国际上前1000家大银行各项指标相比,我国银行业的指标都是偏上的。

:您刚才提到,地方融资平台的规模有所增加,8月开始,审计署也将对地方债情况进行摸底。而去年底的数据显示,36个地方政府债务总量为3.85万亿元,其中银行贷款占比高达78.07%,规模如此巨大的地方融资平台贷款是否会引发系统性或区域性的风险?

尚福林:目前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的风险整体可控。我国地方融资平台大部分资金用于生产性投资而非消费,这些贷款短期内可能会出现现金流不足的情况,但长期看效益较好。此外,平台贷款的期限较长,目前资金质量优于一般贷款。此外,平台贷款增速正在放缓。今年以来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增长幅度不高,今年6月底,银行平台贷款余额9.7万亿元,同比增速为6.2%,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9个百分点。

但目前确实面临着平台贷款集中到期、个别城市偿债能力短期内不足的问题。我们已经意识到了平台贷款的潜在风险,正在和有关部门共同研究加强地方债务管理的具体措施,积极化解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

:既然已经意识到存在隐患,那么银行业目前有何具体措施防范地方融资平台风险?

尚福林:地方融资平台由地方政府承担偿债,一旦地方财政出现较大的变化,地方融资平台的贷款质量就可能恶化,我们将采取多重措施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具体来看,要控制总量,分类管理,区别对待,逐步化解。所谓控制总量,就是要控制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增长的速度,目前新增的贷款主要是投向在建收尾工程项目;分类管理,就是对地方现金流覆盖率情况进行摸底,与地方政府共同提高现金流的覆盖;区别对待,就是要把握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的流向,对于生产性、还款效益较好、还款能力强的项目积极给予支持,对一些消费性的财政性支出债务,要让地方政府逐步剥离出去,用财政资金解决;逐步化解,就是融资平台问题已经有一段时间的积累,要通过采取相应的措施,逐步释放风险,不能挤破泡沫。

:除了融资平台贷款,目前人们对于银行系统的担忧还来自于信托、理财产品等“影子银行”体系,目前影子银行的规模是否可控?银监会针对影子银行已经采取了那些风控措施?

尚福林:影子银行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风险点,但它的风险是可控的。现在大家议论的“影子银行”,主要是在关注信托和理财产品的风险。信托和理财产品都在严格的监管之下,事实上,今年以来,信托和理财产品增速都在下降,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抑制。但其中确实有一部分违反监管规定的产品,这部分产品是有风险的,但占比并不高。

针对“影子银行”,银监会在今年4月下发了“8号文”,要求银行改变过去容易产生期限错配的资产池模式,同时压缩非标准化产品体量,对其实行严格的监管。最近我们还对信托产品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排查,对排查中发现的一些风险较高的信托产品,要求相关信托公司定期整改。

今后对于影子银行的监管还将围绕“四个方面、三道防线”进行管控。信托产品的风险主要从四个方面进行管控:控制投向,压缩房地产和地方平台投入的数量;加强净资本比例管理,控制总量增长;要求项目与资金一一对应,以控制期限错配加强投资教育,明确买者自负,风险自担。理财产品风险管控主要是设置“三道防线”:针对期限错配风险,规定理财产品资金来源和运用一一对应,期限一一对应;针对杠杆率风险,规定非标准控制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比例不得超过35%,或总资产的4%;针对信用转换风险,将未一一对应的非标准理财产品纳入信贷规模管理。

:据我们了解,不少银行理财产品和信托资金的投向都是房地产,房地产贷款在银行贷款中的比重也不小,国家目前对于房地产业进行的宏观调控是否会影响房地产贷款的质量?

尚福林:现在房地产贷款增幅比一般贷款的增幅低,银监会对于房地产贷款的管理也比较严格。房地产信贷主要可分为三块:一块是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约占房地产贷款总量的60%左右,这部分贷款基本上安全;土地储备贷款和房地产开发贷款各占房地产贷款总量的20%左右,此外还有一些经营性贷款。从整体上讲,房地产贷款的风险现在是可控的。

原标题: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谈银行业风险问题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前一页[1][2]

葫芦岛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韶关性病医院排名
驻马店白癜风好的医院
葫芦岛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韶关治疗性病的医院
分享到: